088 祭土地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88祭土地

>088祭土地

初晨,晓风撕裂重重黑雾,透出丝丝金光,如金雨般散落山峦间。

览晖山下,素日静寂的官道上,站满了黑压压的人,人群中间空出的丈余空地上,铺着一块红布,上面摆放着一对红烛,一个抹得发亮却依然黑乎乎的香炉,之后是两杯黄酒和五碗素菜五盘干果一刀肉。

越是落后的地方,越是信仰所谓的神灵,当然,寻常人家自不会摆这么多供品,一般只是五碗素菜便可,只是李氏说如今家中也不差这些,准备丰盛些总是更能显对土地爷的敬意,顾沫凌便按着她的意思。

路老说,女子不能主祭。

于是顾沫凌也很配合的退到了后面,让顾言生站到了前面,反正,顾言生是她爹,是她家的大家长,主祭也是应该的。

比起后面的事,这些不过是小事情,需多争。

辰时将至,顾言生作为主家理所当然的站在了中间,顾一尘和路老一左一右并立,各持了三柱清香,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口中念念有词的敬过土地酒,烧过“金银元宝”,摔过破瓦盆……

顾沫凌饶有兴趣的看着,在心里比对着古今祭礼有何不同,初时看下来,倒也是熟悉的流程,只不过比前世她见过的要虏诚许多,行的是三跪九磕的礼,可是到最后那一摔,却让她恶寒,在前世,她便曾在落后的山村里看过出殡时儿媳妇摔瓦盆……呸呸呸,大吉大利……

顾沫凌赶紧刹住胡思乱想,转移注意力。

前面,祭品已由顾行周和顾行全在收拾,顾言生几人已站在了荒地边,手持着绑了红布的锄头,象征性的锄了一下地,紧接着喜乐冲天,顾沫凌招来的一百五十个劳工分站到路两边,齐刷刷的开始清理荒草,工具都是他们自带的,柴刀镰刀砍刀锄头,各不相同。

所谓的喜乐,是顾言槐添的彩头,奏喜乐的共有六人,这方圆百里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会请他们去,算起来也是这穷山沟里颇富足的人。

喜乐一停下,顾沫凌便让寻梅各人赏了十文钱,虽然人是顾言槐请的,但总不能连赏钱都让他出那几人高高兴兴的收下,又说了一番吉祥话,便走了,瞧热闹的人群也渐渐散去。

“七妹,大伯公他们要回去了。”顾行英快步跑过来,脸上还挂着兴奋的笑,今天他们一家,除了李氏和两位嫂嫂,便是连信娃这几个小娃儿也一早穿上了新衣服跟来了,不过顾行周等人有事要忙,顾不到他们,便由庄婶和魏氏领着,一会儿她们回去自然负责带回去。

顾沫凌忙过去安排,到那边时,除了顾一尘和路老,还站着其他七位宗祠里的老人,她不由有些惊讶,这么远的路,居然走着过来看这热闹,真不知是给她面子还是……

既然来了,她也不能失礼,客气的谢了一番,招呼寻梅驾车送他们回去。

杨石和杨仲成造的这太平车不仅结实,还是加长加宽的,下面四个大大的木轮子,若不是有马,就算是三四个汉子也拉不动。

只是,九个人挤一辆车却有些挤,顾行周几人又张罗着将祭品搬下,找了藤条绑在车子两边,这才勉强。

“你去忙吧,有寻梅送我们便成,这丫头驾车稳当着呢。”路老坐在车上,笑容满面的冲顾沫凌摆摆手,今天一大早,顾沫凌便将他和顾一尘两人用这新车接到了这儿,那可是布置的红红的新车啊,这村里,谁坐过?这次的事,顾沫凌这丫头确实给面子,不仅给了他面子,还给他两个侄孙子安排了活计,连里子给齐了。

“辛苦路老和大伯公了。”顾沫凌笑笑,像路老这样的人,之前与她作对,也并不是心坏,只是太过迂腐固执,凡事都想要求人家讲究古礼、族规,如今她给足了他脸面,他自然也就和善起来。

“去忙吧,我们先走了。”顾一尘点点头,也不多言,招呼寻梅起程。

车子一启动,那几位老人竟有些紧张,彼此挽着手僵硬的坐着,路老见了,少不得又是一番取笑,随即便带着些许得意安抚着其他人,告诉他们如何坐更稳当云云。

送走了顾一尘几人,顾沫凌四下看了看,庄婶和魏氏已带着几个孩子,与村里的大媳妇小媳妇一起回去了,她便又忙着去招呼其他人,家里的生意有王瑾珏坐镇,魏氏和顾冬菇帮忙,虽然杨二春仍留在娘家没有回来,倒也忙得过来,劳工的中饭也有庄婶、她的两个儿媳妇和顾一尘派来的三个孙媳妇,她也不必担心了,只到时让寻梅带了哥哥们多跑几趟去运过来便成。

“爹,你怎么不回家?”顾沫凌走了几步,便看到人群里的顾言生,正弯着腰在那儿拔草,忙过去扶起他,这儿的事有大哥二哥负责,还有顾言柏三兄弟相助,哪里需要他亲自动手。

“没事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顾言生心情极好,说罢便又要弯腰干活。

“爹。”顾沫凌哪里会让他做这些,便想了个理由拉住他,“要不,你给五哥帮忙吧,我还有些东西要五哥去做,他一个人忙不过来。”

“成。”顾言生纯属是心里高兴想给找事儿做做,这会儿有事做当然不会坚持拔草。

“七妹,有什么事要我去做?”顾行英听到他们提到他,从一旁钻了出来,手上还攥着两篷草,见顾沫凌看他,他这才反应过来,低头一看,不由笑了,把手中的草随意一甩,又问,“有什么事儿?”

“三姐夫和杨师傅他们呢?”顾沫凌笑了笑,转头去找人。

“在那边呢,刚刚拉了木头过来。”顾行英指着不远处的岔道口,“是让我去给他们帮忙吗?我这就去。”说罢提脚便要走。

“五哥,不是啦。”顾沫凌忙喊住他,这五哥,真是个急性子,“之前我让你编的草编暂时先放放,一会儿你去问问杨师傅,看茶棚柱子之间是多宽的,按那宽度编些草帘子挂上去,也能遮阳挡风的,杨师傅之前说三四天便能搭好茶棚,这茶棚建好之后,就马上得开用的,日子有些紧呢,让爹给你帮忙吧。”

成。顾行英分到任务,让顾言生找地方等他,便高高兴兴的跑去找杨石等人了。

为了方便管理,顾沫凌将那一百五十个壮劳力分成了两组,分别由顾行周和顾行全负责监工,可是他们俩却是不识字的,记工便成了问题,所幸还有顾言柏三兄弟着,不用她说,他们便自觉的给分派了任务,当了顾行周和顾行全的助手,顾沫凌这才松了口气,暗叹扫盲的必要,心想着等空闲些,一定要去请个夫子,给信娃们启蒙。

要是有挖掘机什么的就好了……顾沫凌少不得又要感叹了一番,在前世,这点儿地不过是几辆机器的事儿,哪会如此兴师动众,不过,这场面还是挺壮观。

远远的,杨仲成和杨石两人站在路边指着茶棚方向说着什么,脚边堆放着这几天砍下晒得半干的树,他们身边还站着五个和杨仲成脸目相似的人。

路边上,杨家村的几个工匠正商量着分派各自的任务,现在场地还没清出来,他们的事还没正式开始,不过图纸已提前拿到手,所以准备工作还是要提前做的,这会儿,两个石匠是主角,正在几人帮助下拿着草绳子在丈量道路。

杜林的手下都已化整为零,分散到人群里,此时每隔一小段便能看到两三人遥遥领先于旁人,一开始每个人都是干劲十足,可随着时间慢慢推移,阳光渐渐变得灼热,这些人和寻常人的区别就看出来了,寻常百姓就算是怎么能干的人,挥汗如雨的劳作之后总会不经意的流露出怠慢来,而那些人,却依然动作沉稳又俐索,几乎是一挥刀便能清出一片来。

杜林带他们来时,自称是附近几个小村里农户,因听闻这儿有招工,便结伴而来,那模样扮甚至是身上的补丁都与一般农户疑。

她还特地留意了每个人的样子,虽然做不到过目不忘,但大概还能记得一些,此时,他们分散到各组里,倒也不会引起别人注意,只是有一样,顾沫凌却觉得好笑,这些人为了乔装,好好的衣衫却补了补丁……嗯,一会儿得提醒提醒他们……

顾沫凌在心里记下,顺着路慢慢走着,边走边留意那些人的进度,可是,看了一圈之后,她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就好像缺了点什么似的。

究竟是少了什么呢?

顾沫凌微皱着眉,来回细瞧了瞧,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缺了什么。

家里的事有王瑾珏看着,午餐有庄婶,壮劳力们有大哥二哥和六叔他们,茶棚有三姐夫和杨师傅,杨家村见的工匠们也早就到了,杜林也亲自来了,可是,缺了什么呢……

088祭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