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他是来找媳妇的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03他是来找媳妇的

>103他是来找媳妇的

有一必有二。

杜铭昔奉了红姑的话来找杜林,之后便更是光明正大的来了,杜林对这个儿子似乎也没辙,说他几句,他倒是听的,又好好的没有闹事,也不好硬赶他回去,杜铭昔打定了主意要瞧热闹,瞧不到热闹决不回去,一时倒也听话,有空便跟着小雅后面帮忙,想到了便到茶棚里坐坐,花费些小钱吃点儿东西喝点儿凉茶,顺便找顾沫凌斗斗嘴,极是悠闲。

顾沫凌也无奈,可也不好赶人,人家来喝东西是付钱的,她总不能跟钱过去不少字

“东家,小儿若无礼,你尽管与我说,莫与他置气。”杜林哪里放心,一得空便往茶棚里跑,尤其是见到杜铭昔和顾沫凌都在茶棚里的时候,他更是不放心,上次血的教训,他可是记忆犹新的,偏那小子不长记性,好了伤疤忘了疼,可是,他事情也多,哪里防得住杜铭昔那小子,不得已,只好先向顾沫凌致歉,只盼着顾沫凌能看在他的面子上不与杜铭昔计较,儿子虽顽劣,可他毕竟只此一子。

“我爹和你说什么?”杜铭昔远远的瞧见自家老爹和顾沫凌说话,还时不时朝他看来,便知一定与他有关,待顾沫凌一进茶棚,他便跟进来了。

“你爹说,让我大人有大人量,别与你计较。”顾沫凌微微一笑,看了他一眼,当真不理会他,到灶间到了碗凉白开解渴,谁知杜铭昔竟跟了过来,瞧他那样子似乎极不服气,“杜小爷,你还真失败,这么大了还让你爹时不时担心你惹祸。”

“他瞎操心。”杜铭昔一时气闷,顺手捞了个干净的空碗,也倒了一碗凉白开,喝完见顾沫凌拿眼斜睨着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从怀里掏出一文钱扔在碗里,“看什么看,又不白喝你的。”

“谢杜小爷赏。”顾沫凌乐呵呵的看着,也不阻拦。

“不用不用,这凉白开本就免费的。”倒是杨二春看不过去,笑着将钱塞回给了杜铭昔,“杜公子还是去外面坐坐吧,这儿油腻着呢。”

“大嫂,别公子公子的,他算哪门子公子啊。”顾沫凌取笑道。

“我可没说自己是什么公子,不过,你也不算什么小姐,顶多一臭丫头。”杜铭昔立马还击了回去。

杨二春只是笑,这几天没少见两人斗嘴,不过,她却不好说什么,自家小姑做的都不是小事,自然知道分寸,而杜铭昔,她知道他是杜林的儿子,只是见他不似来上工的,便客气的称他一声公子罢了。

“我确实不是什么小姐,不过我这臭丫头,你爹却客客气气的称一声东家,怎么着也比你强些不少字”顾沫凌也不妨碍杨二春做事,将碗洗过放了回去,便找了处阴凉的地儿纳凉,收粮的事儿至今未有消息,她也不急,如今各家各户大多去交官粮了,等他们回来才能知晓结果。

“你厉害,你厉害还找不出那个偷窥的人是谁?”杜铭昔故意挑衅。

“听你这口气,似乎你能找到?”顾沫凌挑了挑眉,极有兴趣的看着杜铭昔,“既如此,那就有劳杜小爷了。”

“我凭什么帮你?”杜铭昔不屑的转头。

“这可不只是帮我啊。”顾沫凌浅笑,看着对面忙碌的杜林,“也是帮你爹,你瞧,最近因为那个人的事,你爹可没少费心呢,不仅白天要留意,到晚上还不能安寝,还得安排人手盯着,还不是为了这儿的买卖能顺利做起来嘛,你这么大人了,不会连这都不懂不少字你瞧人家小雅,这么热的天还天天在那儿忙,就你悠闲,你好意思?”

杜铭昔随意往地上一坐,扯了根杂草在手里把玩,好一会儿,才飞快的说了一句:“我可不是帮你做事。”

“我可请不起你杜小爷。”顾沫凌故意撇了撇嘴,忍住笑意。

“哼,明白就好。”杜铭昔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泥土,走了。

之后两天,顾沫凌都没再见到杜铭昔出现,虽然惊讶,却也图个清静。

到第三天,覃天带着江北回来了,没有运回青砖,却带回来了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老乞丐,老乞丐身上还有道道血痕。

“他是?”顾沫凌疑惑的问,覃天做事一向稳当,不会无缘无故带回一个不相干的人。

“他是池泽镇附近的窖匠。”覃天简单介绍了一下,顾沫凌才知道这老乞丐并不是乞丐,而是池泽镇附近村子里的人,名叫王顺全,家中原有个小砖窖,手艺是祖上传的,老人也是个忠厚老实的,烧制的砖最讲究质地,又是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肯以次充好糊弄客人的性子,这样一来,倒是有不少老顾客新顾客光顾他的小砖窖,虽不能大富大贵,倒也生活无虞,只是,他受人好凭的同时也招来了同行的妒恨,几家一联手,廉价抛售砖瓦,那些人财大气粗的,就算亏些也动不了根基,可对老人来说,点丁儿的损失都是一种打击,渐渐的,便没了生意。

砖窖生意不比平日衣食,这人不可能不吃饭不穿,却能一辈子不盖房子,就算盖房子,也不一定是用砖瓦,可以是木头,也可以土坯茅草,所以,老人的生意衰败的极快,没多久,便歇了砖窖。

老人以为,他不干这行了,在家清静度日含饴弄孙总成吧,可是,有些人却偏偏仍不放心他,设计夺了他砖窖之后又谄害他唯一的儿子,儿子被锁进了大牢,儿媳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娘家,只留下老人孤苦无依求告无门,砖窖没了,家没了,人没了,若不是为了儿子,老人早寻短见去了。

覃天是在半路上遇到他,当时老人躺在荒野里,奄奄一息,离他不远处,还有三个蒙着面提着刀的黑衣人四处搜寻……

“这些人,真真可恶”顾沫凌虽然愤然,却也无可奈何,这样的事多不胜数。

“顾姑娘,我们没去池泽镇,反正去了差不多也是那样的结果,那些人前两次便说了,砖倒是便宜,可运到这儿便贵,摆明了就是讹我们的,现在这老大爷就是窖匠,所以天哥便把他带回来了,我看,有他在,我们不如自己烧砖。”江北自知覃天的性子,当然主动解释起他们的用意。

“自己烧?可我们没有窖啊。”顾沫凌从来没想过这个,虽然知道砖是用土烧制成的,可是,有这么容易吗?

“只是制砖自用,倒是简单,有土有水有柴,在背阳的地方建个简单的窖就成。”王顺全身上虽然伤痕累累,此时精神却是不错,显然是覃天帮着救治过了,此时见顾沫凌问及,忙回答。

“既这样倒不妨试试。”能解决砖瓦的问题,顾沫凌自然高兴,“王伯,你且先到我们村里安顿下来,这建窖烧砖的事,便有劳你了,缺什么少什么的,尽管和我说,也可和覃大哥说。”

至于王顺全暂时住的地方,少不得又要麻烦大伯顾言林了,幸好大伯是个好说话的。

“公子大恩,老汉作牛作马也难报。”王顺全跪倒在地,冲着覃天和顾沫凌便要磕头,老人眼不花耳不聋的,刚刚一番说话,他已知面前这被覃天等人称为东家的少年是个女子,他不知道这个女子是什么人,可是,覃天救了他,将他带到了这儿,他便得报恩,那么,覃天的东家便也是他的东家。

“王伯,快别这样。”顾沫凌吓了一跳,忙避开了,她又做什么,哪里受得起这个,覃天见状,上前一步扶起王顺全,没让他磕下去。

“大嫂,帮王伯做些吃的。”别的不多说,先安顿下来再说,顾沫凌带着他们进了茶棚。

“哎,就来。”杨二春什么都没问,甚至不曾向外面投过一个好奇的眼神,仿佛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顾沫凌让准备吃的,她便俐索的去准备。

“喂,臭丫头,这回儿看你服不……”杜铭昔兴奋的笑声由远及近,没一会儿便出现门口,手里还紧紧攥着一个少年的衣襟,不过,当他目光触及顾沫凌身边的覃天时,说到一半话的明显的顿了一下,“看你服不服?”

顾沫凌注意到了,抬眼看看覃天,他倒是波澜不惊的样子,看了杜铭昔一眼便径自提起茶壶倒水喝。

“服什么?”顾沫凌仅看了覃天一眼,便冲杜铭昔笑道,“杜小爷,你到哪儿抓的这么个人,可别吓着人家了。”

“你要找的人,就是他。”杜铭昔得意的扬头,将那少年如抓小鸡似的揪到顾沫凌面前,“知道他干嘛来的吗?他说他是来找媳妇的,哈哈,臭丫头,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本事。”

“胡说八道什么?”顾沫凌一听杜铭昔这番口没遮拦的话,顿时恼了。

便是覃天,也放下了手中的碗,抬头看着杜铭昔,浑身散发着冷意。

“是……是他说的。”杜铭昔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不该说的,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将那少年拉到自己面前,挡住覃天的目光。

“是你”顾沫凌皱着眉扫了那少年一眼,却发现这人竟是认识的,不由脱口而出。

103他是来找媳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