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小雅的泪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22小雅的泪

>122小雅的泪

此时,已近黄昏,寻梅恰恰已驾着车去接杨二春,信娃和魏氏去寻人也久久未回,顾沫凌等在家里,随着天色渐渐暗下,初时着急不安的心也慢慢的沉静了下来。

其实,顾行正就算拒了亲,也并不是毫无机会了,如果他真心想和小雅在一起,大不了再请位媒婆去求娶,到时她再帮着向小雅解释一下,这事原是她疏忽,想必小雅也会原谅顾行正吧?不少字

唯一让顾沫凌心存顾虑的是小雅的身份,她自然是希望自家哥哥得到幸福的,但,最重要的是,哥哥将来的生活能安然,千竹寨的名头太大,历来是官府瞩目欲除之而后快的,要是被有心人得知小雅的身份,在这上头做文章,那四哥将来怎么办?她的家人又该怎么办?

这事儿,还是细细斟酌吧,至少得先知道小雅的背影是否清爽再作决定,要是,她也曾参与过某些行动,或是她的家人有过什么案底,这些都将会是四哥甚至是他们家将来的隐患。

并不是顾沫凌对千竹寨的人有偏见,而是出于对家人安全的考量和保护。

入夜,寻梅已接了杨二春回来了,两人得知了这件事,杨二春不由唏嘘:“原来覃姑娘就是小雅,这姑娘倒是勤快,不仅心思巧,手艺也了得,就那些小石子都能排成那么好看的画呢。”

好不容易有个知晓小雅的人,李氏忙拉过杨二春细细问起小雅的事。

寻梅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顾沫凌,虽然没说话,顾沫凌却明白了,寻梅想必也有和她一样的顾虑,借着去准备晚饭,顾沫凌随同寻梅进了厨房。

“小姐,他们合适吗?”。寻梅站在厨房门口细细看了看,才放下布帘,轻声问。

“且看看吧,若她无问题,四哥又坚持,倒没什么不合适的。”顾沫凌随手挑了些菜出来择,边择边叹气,“只是这样一来,林叔他们的身份便瞒不过四哥了。”

“四哥倒不是多话的。”寻梅笑笑,说得极肯定。

顾沫凌忽的抬头盯着寻梅,不确定的问:“寻梅,你对我四哥……”

“啊?”寻梅一愣,脸上一红,瞪了顾沫凌一眼,说道,“小姐,你想多了,四哥是你的四哥,也是我的四哥。”

顾沫凌眨了眨眼,盯着寻梅看了小半会儿,确信她对顾行正没有什么心思,才松了口气:“那就好,四哥的心思在小雅身上,你要是喜欢他,会很辛苦。”

寻梅正在淘米,听到这话不由咯咯的笑了起来,“小姐有这心思担心我,还不如去开导开导四哥呢,他要是知道自己拒的是小雅的亲事,不知该怎么烦恼呢。”

顾沫凌想想也是,便放下菜洗了洗手,出门了,魏氏已经回来,此时也加入了李氏几人的圈子,围着杨二春问得正起劲,信娃带着两个妹妹乖巧的坐在堂屋门口,顾沫凌看了看,悄悄的走到信娃边上问:“信娃,四叔呢?”

“我没找着。”信娃有些垂头丧气,似乎觉得没完成顾沫凌的任务很挫败似的,“路上遇到我爹,爹让我先回来的,爹和五叔去找四叔了。”

“乖。”顾沫凌微微一笑,伸手在几个小孩子头上抚了抚,指了指李氏等人又竖着食指放在唇前,“嘘”

信娃几人睁大了眼睛,也学她的样子,竖起小手若有其实的“嘘”了一声,然后各自用双手捂着自己嘴巴冲顾沫凌点了点头,目送顾沫凌轻巧的离开。

顾沫凌顺着村子的路,寻了许久许久,也没找到顾行正,眼见已是深夜,一边担心顾行正的安危,一边又挂着自己这样出来李氏等人会着急。

站在路口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回去。

“七妹,你去哪儿了?”刚刚走到自家屋子边,顾行英便焦急的迎了过来,埋怨道,“一晚上不是找四哥就是找你,你们俩干嘛呢?”

“四哥呢?”顾沫凌没解释。

“早回来了,没吃饭就去睡了,看他闷闷的样子,心情不好吧。”顾行英指了指顾言林家的房子,他今天和大哥二哥下地去了,对发生的事情并不了解,三婶寻去时也只说四哥错拒了亲事让他们去追杜媒婆,旁的什么也没说,“七妹,怎么回事?”

“这事儿,说不清楚。”顾沫凌也不想到处沸沸扬扬的宣扬四哥和小雅的事,不管他们将来成不成,传出去总是对他们不太好,既然四哥已经回来了,顾沫凌也放心不少,她决定,明天一早先问问四哥的意思,然后便去找杜林问问小雅的情况。

可谁知,顾沫凌因病初愈,这一觉竟睡到日上三竿才醒,顾行正等人早已出门做事,问过王瑾珏,才知顾行正竟连早饭也没过来吃便出门了,想来是想避开李氏等人继续对他拒亲的事多说什么吧。

顾沫凌不由无奈,她想把小雅就是覃姑娘的事告诉四哥,怎么就这么难呢?

草草的吃了些饭,顾沫凌和李氏打了声招呼没理会她们的阻拦便去找顾行正,都一晚上了,想来那杜媒婆已去了覃家,趁着现在去解释解释,多少能给小雅挽回点儿颜面。

七月初的天气仍是闷热闷热的,当空高挂的娇阳如火般烘烤着大地,曝露在天空下的毫无遮挡的山地间,早起劳作的人们此时终耐不住这炎热,纷纷避至阴凉的树木下,叹息的看着腾腾的热气闲聊,既庆幸今年不用愁水源要哀叹这天越来越热烘得人难以承受。

顾沫凌来到路边,见顾言槐等人也躲在阴凉处闲谈,再往里面,却见顾行正一个人挥汗如雨的在地里忙碌,边上站着顾行周和顾行全两人,正说着什么,想来是劝顾行正休息之类的话。

顾沫凌无奈的摇头,这个四哥,当真傻了,为了小雅拒了亲,可偏偏又不去找小雅,只在这儿闷着。

她摇了摇头,抬腿便要往里走,忽然间,眼角余光瞥见村外道路上一道人影急掠而来,不由一惊:难道是工地上出了什么事?

那人影来到村口时,顿了一顿,显出身形,却是小雅

顾沫凌下意识的看了看顾行正,转身往村外走去,小雅这般急行而来,不知是工地上出了什么事还有已接到杜媒婆的回话,她还是先向小雅解释一下吧。

顾沫凌才走下四五个台阶,便见小雅几个起落,直接来到了顾行正身边。

原本就注意到路上动静的村民们纷纷探出了身子往这边瞧来,离得近的早已围拢了过来,好奇的打量着小雅。

小雅仍是男装打扮,只是一路急奔,头上身上已满是汗水,此时站在顾行正面前,红扑扑的脸上粘了几缕湿发,她也不顾不管,只气呼呼的盯着顾行正。

“你……怎么来了?”顾行正抬头,不由愕然的张大了嘴,身子还来不及站直。

小雅没有说话,气呼呼的看着他,眼圈忽然红了。

“你……怎么了?别哭……”顾行正吓了一跳,急急甩去手里抓着的杂草,下意识便要去替她拭泪,可手伸到一半,便意识到不对,左右瞧了瞧,黝黑的脸顿时深红深红,他如触电般缩回了手,半握着拳垂着身侧,大拇指不安的搓着。

“小雅。”顾沫凌三步并作两步跃到小雅身边,快速说道,“对不起,我这几日病着,忘记告诉四哥了。”

小雅却恍若未闻,只是看着顾行正,满脸哀幽,泪水静静的滑落,良久,她别开了头,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顾沫凌说道:“东家,剩下的活并不难,我会安排人来完成的,告辞了。”

说罢,也不等人回话,仍同来时一般掠了出去。

“小……”顾行正一愣,急急的踏出一步,伸出手想挽留,可是,他仅仅是踏出了一步,看着小雅远去的身影,手终是无力的垂下。

“四哥,小雅就是覃姑娘。”顾沫凌叹了口气,歉意的看着顾行正,果然,顾行正至今仍不知情,听到这话顿时眼睛一亮,可是,当他看到小雅远去的方向空荡荡的一片,嘴唇动了动,到底是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四哥,天太热了,你且先回去歇着,我去看看她,有什么话等我回来细谈。”顾沫凌隐隐猜到了一些,四哥上次便说起不知小雅家在哪里亦不知姓名,今天小雅这样飞奔而来,有眼睛的人都会觉得怀疑,她的功夫可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孩子该有的。

顾沫凌抬眼看了看四周探出的人影,叹了口气,退后一步转身往小雅的方向掠去。

身后,顾行正傻傻的站着,顾行周等人昨天已从家里知晓了他因何拒亲的事,初见男装打扮的小雅,他们也是吃了一惊,不过想想自家七妹不是也经常穿着男装出门的嘛,心里便释然了,此时见四弟这般模样,俱伸手拍了拍顾行正的肩,将他拉到了阴凉处。

至于围观的人,却是完全不知情的,他们只看到一个少年冲到顾行正面前,目光暧昧神情幽怨,加上顾行正不寻常的举动,最后那少年流泪离开,于是,天生的八卦因子便开始作怪,三三两两凑作堆,各种想像便凭空出世了。

122小雅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