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隐藏的黑手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99隐藏的黑手

199隐藏的黑手

接连几天,顾沫凌闭门不出,一应饮食起居,都有寻梅亲自照应,连杨柳靠近她的房间一步。

这样的反常,让一家人担心不已,尤其是李氏,更是着急,叫杨柳过去问了几次,都没有答案,只好让默儿去找来寻梅。

寻梅便按着和顾沫凌商量的说法安慰李氏:“婶子放心,小姐在房里静心想事呢,眼见得岔道口的房子也建了一半了,可各项事情却还没细想妥当,小姐现在便在屋里想法子呢。”

“有什么事还要这样呆着不出来的?说出来让大家一起想不是更好?”李氏有些不信。

“都是做买卖的事。”寻梅笑道,“这开酒楼开客栈可不简单呢,需要如何装修,如何布置,配备怎么样的人,掌柜的、账房先生、跑堂、小二、大厨、帮厨,采办什么的,不都得好好计划一下嘛,列了计划还要寻思在哪儿能招到这些人,这几日,家里事多,小姐也没能静下心来细想,这接下来四哥成亲,事情也是一堆堆的,所以啊,小姐就趁着这个时候抽空把各种事都细想好了,到时候也不会手忙脚乱的不是?”

一听是买卖上的事,李氏等人便信了,对这些,他们确实是帮不上忙的,又听寻梅报了一大堆的名字,听着就有些犯晕了,想必沫凌是不想让他们担心才没说,于是,便反复叮嘱寻梅好好看着,不能让她多熬夜费神。

“放心吧,有我呢。”寻梅一口应下。

这番说词应付李氏等人倒是合情合理的,他们以为,顾沫凌想事情的时候,不想人打扰也是情有可原,所以,便没再过问,可是,顾承泽却是狐疑更深,他知道,顾沫凌早就计划好有关的事,什么人员配备什么布置,根本就是托词,她和寻梅两人分明就是有事瞒着大家。

于是,顾承泽逮了个机会,拦住了寻梅,板着脸看着她,也不言语。

寻梅一看到他就笑了:“就知道你一定会找我。”

顾承泽见她还笑得出来,不由微愣,问道:“你们在谋划什么?居然连我也瞒着。”

“你跟我来吧。”寻梅笑笑,四下瞅瞅没人,便冲顾承泽招了招手,带他上了楼。

到了三楼,寻梅轻叩了叩门,三长两短,是她们约好的暗号,没一会儿,顾沫凌便亲自来开门了。

只见她脸色憔悴,身上穿的还是三天前的衣衫,顾承泽又是一愣,她真的是在苦思什么?

“快进来。”顾沫凌看到他丝毫没有意外,而是苦笑着拉他进去,寻梅将门带上,守在门外。

“七妹,出什么事了?”顾承泽跟着她进去,疑惑的问。

“六哥,我有事要你帮忙。”顾沫凌苦笑着,冲他招了招手,快步往里间走去,到了床边,伸手撩开了帐帘,只见覃天双目紧闭躺在**,脸上隐隐有黑气萦绕。

“他……”顾承泽乍见覃天居然在他妹妹**,不由惊呼,却被顾沫凌及时拦住。

她竖起食指示意顾承泽噤声,转头看了看覃天,便重新放下了帐帘。

“七妹。”顾承泽明白了,原来真的出事了,他也是个极通透的,此时见覃天这般模样,便知其中定有隐情。

顾沫凌摇了摇头,又往书案走去,也不说话,拿起笔在白纸上飞快的写下一行字:有人要杀他,凶手便在附近。

顾承泽张了张嘴,他心里有太多的疑惑,但,见她这么慎重,便也沉静了下来,站在她身边看她写的字。

可是,随着顾沫凌将覃天的真实身份揭晓,他心里已是惊涛骇浪一片了,原来,这位妹夫身份这么惊骇,原来,七妹在那儿做买卖那么没顾忌,原来,什么览晖山上的威胁,根本就是“自家人”了……

“六哥,拜托了。”顾沫凌是实在没办法了,才向顾承泽坦白的,她原本不想再牵扯任何一个人进来,可是,覃天的伤虽然处理过了,伤口的毒也被她吸出了好多,可是,他却仍然昏迷着,夜夜高烧,脸上还出现了黑气,这分明就是余毒未清的表现。

这三天,她让寻梅去过岔道口,原是想看看杜林等人可有回来,到了那儿时,杜十一等人倒是都在,可是,他们却说自从出来做事后,他们便没有再回去一次,这也是为了给顾沫凌杜绝麻烦,所以他们现在都分散的在附近山里起屋居住,一般人要是去查,都不会怀疑他们的身份。

杜十一倒是说找机会帮寻梅去问问,却被寻梅拒绝了,她怕他们冒然行动,也会陷进去。

顾沫凌也想到了杜铭昔,可是,这几天他却没有出现,现在孩子们的课业都是童桦带着自己在练。

顾沫凌这三天衣不解带寸步不离的守在覃天身边,眼见他这样,早已心急如焚,杜林找不到,附近没有名医,估计杀手倒是有几个的。

那夜寻梅机灵,将那些引往江湛之后,便伺机潜了回来,可是,并不代表那些人不会去而复返。

“要我做什么?”顾承泽盯着她看了许久许久,才叹了口气,他既已知道了,当然不会不管。

“带上这个,跑一趟镇上,去寻陶大夫配药。”顾沫凌从一个匣子里取出一个用布包着的东西,打开之后,一把带黑血的匕首,匕首极小极小,只有四指长两指宽,刀尖微微上挑,刀柄上还雕刻着一朵梅花。

顾承泽皱着眉,欲要伸手去取,被顾沫凌急急挡下:“有毒。”

“六哥,兹事体大,不可漏于任何人,否则,我们家……”顾沫凌不放心的叮嘱着,她自然是极相信他的,可是,覃天的事情确实太麻烦了,她不能不小心。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顾承泽伸手托过她手中的布包,小心的层层包好,放进怀里,然后担心的看着垂着的帐帘,“来回得五六天呢……”

“师父留下的东西中,有些金创药和解毒丹,却祛不了毒,但拖个几日应该没问题。”顾沫凌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只可惜自己当初学的太少。

“我这就去准备。”顾承泽二话不说,揣好东西就要走。

“六哥。”顾沫凌喊了一声,顿了好一会儿,才说了句,“千万当心。”

顾承泽回头,露出一个暖暖的微笑,无声的说道:“放心。”

顾沫凌眼眶微红,她知道现在让六哥去也是极威胁的,追杀覃天的人可能还在附近,而顾承泽自己,去到镇上之后,也极有可能会遇上石家的人,可是,她没办法了,覃天身边离不开人,若让寻梅去,她整日关在房里不吃不喝,家里人定会担心,他们一担心,便会来看她,到时候怎么瞒得过去?万一被那些杀手知道覃天的下落,可怎么办?她的功夫实是稀松平常啊,就算能抵挡得住,可那样的话,家人不是危险了么?覃天不是暴露了么?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到那时,有危险的不仅仅是覃天,还有千竹寨那许多人,还有顾家村这许多人。

奸佞权势通天……她毫不怀疑杜林等人的说法。

思来想去,家人中也只有顾承泽最合适了,当然,家里还有个李绚会功夫,可是,她毕竟是李捕头的女儿,顾沫凌说什么也不会把这样的事透露给她的,半丝半毫都不行。

这并不是不信任,只是实是在冒不起这个险。

顾承泽走后,顾沫凌又和寻梅嘀咕了好一会儿,让她再去一趟岔道口,私下给杜十一透个信,让他速去联系杜林,也让他们自己多加小心。

寻梅匆匆而去。

顾沫凌坐在床边,看着昏迷中的覃天许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重新端了盆凉水,绞了布巾换下他额上的那一块,清洗过后,再一点点儿的帮他拭脸拭身,掀开被子,露出古铜色的肌肤,白色的布条在肩膀上缠了好几圈后从胸前绕过去。

他整个人滚烫滚烫的,这几天也不知道替他擦拭过几次,也没见退烧,顾沫凌只好拼命的在记忆里搜寻着各种降温的法子,一遍遍的试。

覃天,你可一定要撑住啊……顾沫凌替他重新盖好被子,握住他的手坐在床边,那晚,看到了不生机的他,她的胸口居然被挖空了般的绞痛,送他出门时的情景仿若在眼前,没想到再见到他却是如此情形。

覃天啊覃天,你不是最爱说“如卿所愿”么?我现在什么也不求,只求你能醒过来,可以么?

泪水不听话的滑落,她不想哭的,这几天,她压根儿就没想到过哭,她的全副心神都在想着如何救他,可是现在,却还是没能忍住。

好不公平啊,都没有听他说爱她,甚至于她自己都还没弄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他,便订了亲,被他夺了留了两世的初吻,他还没告诉她最重要的三个字呢,怎么就这样了?

顾沫凌整个人空落落的,泪水滑过玉嫩的面颊,掉到她手上,溶入他掌间:她想要的好简单的,这一次,也要如愿好么?

“叩~叩”敲门声响了起来,随即听到寻梅的声音伴着脚步声进来:“小姐。”

顾沫凌惊醒,抬手抹干泪痕,回头去看,却听寻梅压得低低的声音里有些不安:“小姐,十一说,林叔他们不曾回家。”

199隐藏的黑手【啦啦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