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师父是情报头子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215师父是情报头子

215师父是情报头子

“少夫人有何事吩咐?”覃勇看在眼里,心里暗叹,脸上却仍是笑容满面。

“勇叔,清查的事可安排妥了?”顾沫凌直接了当的问,当然了,像别的不该问的她自然不会过问。

“差不多了。”覃勇笑着点点头,“少夫人不必担心。”

“那就好,今天我大伯公过来问及方先生和王伯的事,甚是仔细,便想着过来问问。”顾沫凌略略解释一下,便又转到了刚刚那个话题上,“我刚说的寨里的警戒,你们可别不当回事儿哦,虽然说他们都认识我,才会放我通行无阻的过来,可万一,将来真的有人假冒我呢?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覃天轻笑:“放心吧,马上让人纠正过来。”

“还是少夫人想得周全。”覃勇也笑着点了点头。

只有杜铭昔不以为然,他故意拆台似的说道:“要不是因为你是我们的少夫人,谁会放你进来?”

“说的就是这个,现在是非常时期,且不说我吧,万一有人扮成你杜铭昔呢?他们会不会也这样放任人通行无阻?或者,有人扮成他呢?”顾沫凌却是极认真的反驳,指着覃天说道,“到时候来个真假少主,看你们怎么哭去。”

“你这叫长他人之气灭自己威风,这易容的难道就一点儿都看不出来?”杜铭昔明知她说的有理,却仍故意唱反调。

“江湖中能人辈出,你不知道并不代表没有。”顾沫凌迅速反驳,瞟了他一眼,“至少,我就认识一个。”

“谁?”杜铭昔很好奇的看着她。

“我师父。”顾沫凌有些得意的扬起下巴,似乎这威风的人就是她本人似的。

“切,你师父都不在了。”杜铭昔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顾沫凌呵呵一笑,不理他,又转向覃勇问道:“勇叔,你们之前千方百计的想寻到我们,一定调查过我师父的事吧?不少字”

“这……确实是。”覃勇有些尴尬的看看覃天,点了点头。

“那你可查到我师父到底有多厉害?”顾沫凌立马睁大眼睛专注的看着覃勇。

“这……”覃勇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回答了,“据我们所知,隐凡居士手下遍及天下,这些人有明有暗,掌握着整个流云天朝的命脉甚至是辛秘。”

“……”顾沫凌愣住了,师父居然这么厉害?他不就是个嗜酒如命的糟老头子么?

“只是,居士失踪后,这些人便消匿无踪了,除了居士本人,谁也不知道这些人是谁,如今又在何处。”覃勇叹了口气,一点儿都不奇怪顾沫凌的反应,曾经,他们还想找到她们,得到启用那些人的决窍,可后来,却改了主意,心里虽然也有些不甘愿,可现在看来,她们根本就不知情。

“流云天朝的命脉……辛秘?”顾沫凌再次想起那些人看到师父墓碑时的反应,隐隐有了答案。

“没错,几乎是所有人的。”覃勇再次叹气,看了她一眼,直言道,“我们当初还以为找到你们就能找到那些人,或许就能拿到奸相的罪证,可谁知道……”

“谁知道师父从来不和我们说那些。”顾沫凌顺着说下去,她有些无奈,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想法是极好的,就算那些人手里没有梅相的罪证,也可以利用他们的关系网查找,确实比现在要方便的多,只可惜,她让他们失望了。

“没什么的,找不到那些人,我们自己也可以去查。”覃天见她有些不高兴,忙开口安慰,轻拍着顾沫凌的肩,笑道,“我们如今虽说比不上居士,但也不弱了。”

“原来我师父还是个情报头子啊,真是小瞧他了。”顾沫凌想的却不是这个,她叹了口气,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他哪点儿像那样的大人物嘛,整天抱着个酒葫芦不放,宁口没饭吃也不能没酒喝的人,真没想到。”

“呵呵,越是低调的人越是高明。”覃勇轻笑着点了点头,“若非如此,他如何能将你们两个护得那么好,我们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查到的线索呢。”

顾沫凌无奈的看看他,不说话了。

覃天听覃勇几次提起他们寻找顾沫凌的初衷,有些不自在,生怕顾沫凌又想起他隐瞒身份接近她的事,便转向杜铭昔问起杜林的近况。

杜铭昔一看就知道覃天想转移话题,便也不避着顾沫凌,一五一十的说起杜林的情况。

原来,那日和覃天兵分两路后,杜林便遇到了黑衣人的围袭,一番恶斗,在折了三个兄弟之后,他们终于冲了出去,隐入了一座大山里。

杜林和这些兄弟们,十几年来一直生活在山林里,一进入大山便如鱼得水般自在,很快便敛了行踪,只是那些人却也不依不饶,一连搜寻了三天才离去,只是,杜林等人也或多或少的挂了彩,在山里整整休整了十天才出山。

按着原来的计划,杜林带人继续查找线索,杜铭昔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准备前往郯城。

顾沫凌不懂这些,所以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知道杜林他们没事,她总算是彻底放心了。

“可知道那些人的路数?”覃勇脸色凝重,微皱着眉问道。

“不知道,我忘了问了。”杜铭昔讪讪的笑着,他好像忘记问这些细节了,正纠结自己的记性时,忽的灵光一闪,想起来了,“我爹说那些人拿的武器都是一样的,都是回旋刀。”

回旋刀?什么样的?顾沫凌莫名其妙的想起梅若颜带着那几个人,那天在镇上,她倒是瞟见几眼,那几个穿的都是寻常的灰色劲装,每个人后面都背着一模一样的东西,不过,那东西都被布包着,她也无法断定就是回旋刀。

犹豫了一会儿,顾沫凌说出自己的疑惑。

“镇上?”覃天惊讶的看着她,随即皱起了眉,有些责怪的说道,“你怎不早些告诉我们?”

“只是偶然,后来也没见他跟上嘛。”顾沫凌小意的笑着。

“他可有对你不利?”覃天紧张的打量着顾沫凌,他是和那些人正面交过手的,知道他们的厉害,若是他们盯上顾沫凌,她岂不是危险了?

“若有,我现在还能好好的坐在这儿么?”顾沫凌失笑,“当时四明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姑娘,那姑娘丫环极狠毒,出手便欲人双目,我自然不会袖手,只是,被梅若颜阻止了,后来才知道,那位姑娘却是梅若颜的大姐。”

“梅若颜的大姐……”覃勇沉吟道,“应该是梅若素了。”

“勇叔对他们家的人却是熟悉。”顾沫凌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却不想惹来覃勇的苦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那梅若素、梅若颜的父亲,原是覃家的姑爷。”

“啊?”顾沫凌惊讶的轻呼出声。

“那等逆贼,他日若落到我手里,定将他千刀万剐,抽筋剥皮了不可。”覃勇没有解释其中原由,他有些愤愤的捶桌而起,眼中杀气腾腾,说罢,才意识到在顾沫凌面前说这些太失礼,不好意思的冲她一笑,“少夫人勿怪,一时仇怨,失礼了。”

“没什么的。”顾沫凌摇摇头,没在意,那么深的仇,谁能淡定?看了看不说话的覃天,他也是一脸冷冽,不由在心里叹了口,“那些人或许是冲着乔大人来的,不过,你们也得小心,他们不比寻常官兵,尤其是那梅若颜,每次看到他,我就打心眼里冒冷意,总觉得他极不简单。”

“我们已有安排,你放心吧。”覃天露了个微笑,淡淡的看了覃勇和杜铭昔一眼,两人会意,同时起身,找了个借口退了出去,杜铭昔临走前,还冲顾沫凌挤了挤眼,一脸怪笑。

顾沫凌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还没回过头来,便被覃天一把抱住,不由一愣。

覃天只是这么抱着,将头埋在她颈间,一动不动。

“怎么了?”顾沫凌感觉到他的异样,忍不住伸手反抱住他,轻身问道。

“没。”覃天闷闷的应了一声。

好吧,没有就没有。顾沫凌无奈的一笑,就这样,静静的倚偎在一起。

许久许久,覃天才轻轻动了动,叹了口气:“再过几天,这儿就不存在了。”?顾沫凌以为自己听错了,正要开口问,便听覃天又道:“寻常寨众都已安排妥当,原本的计划是想利用阵法留住这儿,可是,梅若颜的出现打乱了我们的计划,这儿已极危险,所以,只能弃之。”

原来是这样。顾沫凌有些不舍的问:“那这儿呢?这些房子怎么办?”

这些鹅卵石路,这些竹屋,可都是他亲手整治的。

“全部毁去未免惹人猜疑。”覃天略略站直,抬手拂着她的发际,眼神柔柔的,“凌儿,过些天,我去给你当小二好不好?”

“什么?”顾沫凌正纠结这些房子的下场,却听他天马行空似的插了一句,不由觉得莫明其妙。

“我们这些人,也要化整为零了,以后都是附近的村民。”覃天轻笑,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尖,“我的凌儿可是个大地主呢,我想前去投靠混口饭吃,凌儿可会收我?”

“瞎说什么呢。”顾沫凌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连他们也要融入百姓当中了,不过,他这些话她却是不爱听,什么叫投靠她混口饭吃,明明他也是东家之一好不好?她没好气的拍了一下他的手,佯怒的瞪着他,“我家小二可没那么容易当的哦,最起码得文武双全能说会道能掐会算。”

“文武双全倒是不难,能说会道也是勉强,这能掐会算却是不会了,唉。”覃天似乎很遗憾似的,手指婆娑着她的脸颊,目光渐渐深遂。

“呵呵。”顾沫凌被他逗笑,仰头看着他,心里甜甜的。

“凌儿。”覃天低低的唤了一句,缓缓俯下,还没等顾沫凌回应,便摄住了她的红唇。

窗外,一双泪盈盈的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屋内相拥相吻的两人,恨意渐渐加重……

215师父是情报头子

215师父是情报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