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226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226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除夕夜,顾沫凌并没有喝太多的酒,却醉意醺然,她如一个孩子似的攥着分到的“压岁钱”倚在李氏的身边,看着李氏的笑脸,品着这一刻的温馨亲情,感动与牵挂在心底交织。

顾承泽的心情也与顾沫凌没什么分别,十六年来第一次和自己的家人一起过年,他说不起的兴奋,顾沫凌能倚在李氏身边,可他一个大男人自然不好意思那么做,于是便陪着顾言生和哥哥们一杯接一杯的喝。

午时交接之时,喝高了的顾承泽和顾行英两个抢着点燃从镇上带回来的烟花,虽然没有顾沫凌前世见到的那般灿烂绚丽,却也映红了整片山,让众人心潮沸腾。

燃放了爆竹,一家人才各自回去歇息,顾沫凌迷迷糊糊的躺着,一会儿似是看到母亲绝望的目光一会儿又似回到了小时候母女俩开心的庆新年看春晚,一会儿又似听到李氏温柔的说话声,一会儿又似身体在烟花爆竹的绚丽中。

“嘭~啪~”三声响过,顾沫凌清醒过来,已是满室光亮,她听到院子里李氏笑盈盈的说话声,也听到旁人互相恭喜发财的声音,心头的纷乱顿时消弥殆尽,温暖的踏实感取而代之。

顾沫凌微笑着起身,换上新装,杨柳听到动静已端着热水进来了,还稍带了一个空木桶。

传说,大年初一是扫帚生日,这一天不能动用扫帚,否则会扫走运气、破财,而把“扫帚星”引来,招致霉运,假使非要扫地不可,也须从外头扫到里面,这一天也不能往外泼水倒垃圾,也是怕因此破财的意思,所以大年夜用过年夜饭之后便要扫除干净,年初一不出扫帚不倒垃圾,用过的废水都得倒在桶里,当日不外泼。

顾沫凌洗漱完毕换上浅紫色新衫便下了楼,今天大哥和五哥家要去各自的岳丈家拜年,三姐家也会过来,她也想去给顾一凡拜个年,除了他们,她还想到醉桃源和王顺全那边看看,总之,她要好好体会拜年的乐趣。

院子里,已摆上了一张迎接新年各路神供的供桌,摆放着香炉和各类素果蜜饯清茶,来往的人都远远的绕过桌子。

李氏坐在王瑾珏家的院子里,正和几个来串门的人说话,王瑾珏和默儿在边上端茶倒水递蜜饯,见到顾沫凌过去,那几人不约而同的笑:“七姑娘来了。”

顾沫凌听罢尴尬不已,不知从何时起,无论老少老论近邻远亲都唤她七姑娘,她虽已有些习惯,可还是有些不太自然,所以,打过了招呼,她便躲到堂屋吃早点,吃完便拉着寻梅出门开始拜年。

不过,她要拜访的人也不多,所以初二之后,她几乎每一天都睡觉睡到自然醒,之后不是在家陪着李氏便是带着童桦和谷儿信娃他们到处玩。

谷儿自从初一来拜年便和两个妹妹一起留了下来,杨石在村里请了一位中年妇人给顾秋菇当帮手,准备将谷儿芽儿麦儿送到顾沫凌这儿进学。

顾沫凌带着他们玩,当然不是瞎玩,而是就地取材即兴发挥,爬山玩弹弓打水漂,谁输了就得为大家服务一天,这个服务当然也不会是帮大家洗衣做饭什么的,就是在玩的时候负责后勤而己。

几天下来,不仅是童桦等人玩得高兴,便是村里的孩子们也整天跟着后面跑,家里的大人一开始还担心他们,可后来见是顾沫凌等人带着,反倒高兴之极,认为跟着她总能学点儿什么。

顾沫凌当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想尽情的难得的享受这些乐趣,因为过完年之后,她便不能这样随性了,她将是东家,再说了,今天很有可能成为别人的新娘呢……

想到覃天,顾沫凌便忍不住叹息这个时代的落后,要是像前世那样多好啊,随时能电话联系企鹅联线网络见面什么的。

光阴便在这快乐又带着牵挂的情绪中流逝,很快便到了正月初八。

这一天,并不是什么大日子,却是个好日子,市集和茶棚也要重新开市了,便是家里的铺子和凝萃堂也要重新开始营业。

重新开市也要小祭土地求一年兴隆,所以,一家人便分头行动,家里的就交给了王瑾珏等人,市集里由顾承泽他们去,茶棚则仍有顾行正主持,而凝萃堂却是顾沫凌亲自去。

说真的,顾沫凌真的不想去凝萃堂,自从那次知道方清鸿有意投靠梅相之后,她便不愿意再去那儿,今天出门之前,她还在犹豫要不要找别人去代,反正也不是大事,不是非她不可的。

可转念一想,凝萃堂怎么说也是她的,那方清鸿也不过是她们家请的先生,她为什么因为他在就不去自己的凝萃堂呢?没必要么。

来到凝萃堂,王绮等人已准备好了香案,这儿与市集和铺子不同,虽只是私人培养人才的地方,可也少不了要祭祭孔圣人,所以,祭完土地之后也要祭孔子像。

祭土地的礼仪,路老极熟,可祭孔子他却是外行,所以,他与方清鸿便分工合作,各自分派了任务。

“方先生。”各项礼毕,孩子们都进了课堂,顾沫凌拦住了方清鸿,虽然不怎么情愿,可他在这儿一天总是得以先生称呼的。

方清鸿坦然的顾沫凌,神采奕奕的笑着:“东家有何吩咐?”

“先生准备何时起程?”顾沫凌直接将他的精神焕发视为他枉想荣华富贵的兴奋,她淡淡的看了方清鸿一眼问道。

“东家此言何来?”方清鸿极惊讶的看着顾沫凌。

“先生年前不是准备进京寻前途的吗?”。顾沫凌微微一笑,存心不让方清鸿打太极,“莫非先生另有打算了?”

“东家明鉴。”方清鸿也不觉得什么不好意思,径自笑道,“我确实另有打算了。”

顾沫凌不由一滞,没想到他还挺大方,直接承认了,那她接下来该说什么?

“此地山清水秀地灵人杰……”方清鸿也没有等她说话,便自顾自说了下去,只是他一开口便让顾沫凌直接无语了,这什么山清水秀地灵人杰怎么那么耳熟?

不过,说心里话她还真的不得不承认这大山里是藏龙卧虎的好地方,像覃天他们,像默儿的爹娘,像方清鸿,都不是寻常的人。

“大丈夫有所为而有所不为,所以我决定了,继续留下来,在此教书育人,也不枉这满腹经纶……”方清鸿还在继续。

顾沫凌这回听清了,大丈夫有所为而有所不为?难不成他觉得投靠梅相是大丈夫该为的?还是觉得留下来做点儿什么再去讨好梅相是该为的?

“不知先生所说的有所为是指什么?有所不为又是什么?可否赐教?”顾沫凌语气更淡,如果他真是崇拜梅相那样的势利小人,那么,她也不必再拿自己的银子去养奸佞的爪牙,要知道,那可是覃天的对头,也就是她的对头。

在顾沫凌心里,她早已很自然的将自己和覃天放在了同一阵线上,夫唱妇随嘛,她理所当然的那么想那么做了。

“子曰……”方清鸿又提子曰,顾沫凌情不自禁的微颦了眉,正要说话,却听方清鸿朗声笑道,“东家如此聪慧之人,我还是不班门弄斧了吧,学生们等久了,我就不奉陪了,东家自便。”

说罢,便朝顾沫凌微微拱手,绕过她进了课堂,课堂里,虽然先生一直没出现,可孩子们还是规规矩矩的坐着,或习字或看趣,没有一个开小差。

谷儿和芽儿麦儿也正式加入了他们,此时也是认认真真的学着。

顾沫凌对方清鸿前前后后的转变极是疑惑,她还在想他所说的有所为而有所不为,在她的理解中,她一直觉得这话的意思是指一个人做事要讲原则,有些事情要努力去做,有些事情不能去做。

可是,他的原则是什么?

杜林他们都说梅相是奸佞,害死覃家满门忠烈,从她的角度来说,杜林他们是她所熟识的,覃天更是她的未来夫婿,所以,她与梅相便成了对立面,所以她便一直对梅相是奸佞的说法深信不疑。

那么,巴结奸佞、为奸佞做事是君子该为的事吗?

阳光暖暖的倾在身上,驱散了山间的寒意,课堂里响起孩子们整齐的读书声,顾沫凌站了一会儿,面色沉静。

好半晌,读书声稍停,方清鸿抑扬顿挫的讲解声响起,从一句话的含义旁征博引的讲过为人的道理讲到生活中如何为人处世。

顾沫凌突然间有种感觉,觉得他前一次的那番话似乎是戏言。

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呢?

微颦着眉,顾沫凌缓步出了凝萃堂。

“凌儿。”覃天温柔的呼唤声在前面响起。

顾沫凌有些混沌的心神忽的清明,她停下脚步,抬头去看。

只见覃天和杜林并肩站在路上,正看着她微笑,杜林的脸上虽然多了些风霜,可神采奕奕极是精神。

“林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顾沫凌惊喜的看着杜林,真心的觉得高兴。

226有所为而有所不为【啦啦趣学】

226有所为而有所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