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08 14: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你没必要那么贱

你是一个知名作家,不敢吹嘘你的名气有多大,但至少是我们汉江市的知名作家。
  身为知名作家,你完全应该有自己做人处事的准则,矜持一些都是很有必要的。名人嘛,玩儿的就是清高,玩儿的就是架子,玩儿的就是身份儿。你看人家那些歌唱演员是怎么玩儿的?不把二十万红版钞票摆在面前,姑奶奶就是不出场,急死那些追星族。
  说句实在话,在此之前,我还是非常崇敬你的,也一直把你当作我的人生偶像来崇拜,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像你一样,写出几本像模像样的著作,让那些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的家伙,也能像我崇拜你一样,当着我的面把我吹捧一气子。只可惜,我终究不是那块料,一直没能写出一篇像样的东西来,更谈不上出版专著了。
  然而,你后来的种种表现,却大大地出乎我的意料!
  身为知名作家的你,不知道是江郎才尽,还是出于其它什么原因,在成名后的十多年里,居然没有写出一篇像模像样的文章,更看不到一部鼓舞人心的好作品,而是为某些想出名的官员们,编辑一些狗屁不通的专著。我知道你是想捞点儿钱来改善家计,可也不能掉价到那种地步啊?我在眼见你堕落之后,曾无数次地用各种理由替你辩解,你可能是迫于面情观点,实在推托不了,才偶尔不小心地踩了一脚狗屎。然而,还有很多“然而”接踵而至,这些个令人预料不到的“然而”,像一枚枚重磅炸弹,把你的铁杆粉丝炸得东倒西歪,也把我炸得七荤八素、晕头转向。
  更为可笑的是,你自从同那些官员们搭上弦儿后,也渐渐地变得无聊起来,完全没有了知名作家应该持有的范儿。你虽然尽力围着官员们转,却也怄了不少的气。我清楚地记得,去年,有一位官员请你把书编好之后,在即将付梓印刷时,却突然打了退堂鼓,电话通知你,那书不必印了。那个电话让你一下子慌了手脚,弄得你跟人家印刷厂真的没法交待。尽管那位官员表示,会给你一部分辛苦费,你却在考虑印刷厂的五千元排版费用该从哪出?后来,你同那位官员交涉过多次,那位官员却只咬定给你三千元辛苦费。
  我听说这件事后,曾在私下窃喜,有了这次的教训,你八成能回到原来的轨道上来,通过潜心创作,依然能向广大热爱你的读者,提供更多鼓舞人心的好作品。然而,又是“然而”,你为了实现改善家计的理想,依然故我的为官员们编辑一些无聊的专著,而且编辑了许多本擦屁股嫌糙,盖酒坛子嫌臭的破书。
  在我的心目中,你是一位很有才华很有潜力的作家,这从你早期出版的几部小说中,可以感受得到,你只要稍加用功,上一届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有可能是你而不是莫言,下一届也有可能是你,而不是犹太人后裔。
  作家应当坚守作家的底线,一切活动都应当围绕文学创作,而不是刻意去迎合某些人的口味儿,更不能为了几个臭钱而犯贱,违心地替人家编辑一些与文学无关的小册子。钱算什么东西?钱是王八蛋,用了再去赚。
  我知道,你目前的家庭处境和经济状况,迫使你不得不考虑向钱看的问题,但你必须有一个底线,你是个作家,作家不能沾染铜臭,文学更不能沾染铜臭,至少不能为钱而犯贱。当然,人家蛮要塞给你钱,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儿。因为你也是血肉之躯,自然免不了俗,在给人家帮了一些小忙之后,实在推脱不了的所谓脑力报酬,拿上一点儿,也没有多大关系,但是,你没有必要为钱犯贱。
  我既是你的粉丝,也是你的铁杆文友,对于你的文学才华,我是一脉清知的。想当年,你能在一夜之间,办起一面几十平方米的文化墙报,也能在一两个月的时间内,创作出一部长达3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因此我敢断言,你只要一直坚持不懈地写下去,就一定能够成为一个当红的作家,而不仅是一个小圈子内的知名作家。
  现在的你,让我非常失望!你除了能给人家编辑一些无聊的破书之外,几乎才情尽失。十余年内,你竟然没有写出一篇像样的文学作品。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你没必要那么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