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08 14: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百味】爱上嫌疑犯大叔(小说)

小城市夜。
  一辆亮着空车的出租车驶往郊外,副座对面贴着司机的免冠照和信息,姓名栏写着李伟。
  上了一天的班,李师傅的面庞显得有些疲倦,而此时,收音机上播报着一则紧急新闻,就在今天晚上,一凶手杀海一中年男子后逃逸城外,凶手是男性,染黄色头发,穿着白色长衬衣,身高170左右……
  听完李师傅打个寒战。如果凶手逃往城外,除了偷一辆车外最便利的方法就是劫持一辆车,而出租车又是最合适的交通工具,而且经常能听到出租车司机被杀害。
  就在此时,突然有一只手臂伸出来拦车。李师傅吓了一跳:该不会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吧?再仔细一看,是一个穿着白衬衣的高个女孩。换做平时,他都会停下来问去哪?如果顺路就拉着赚点油费,但这次李师傅选择放弃,刚才的新闻早已吓坏了他。然而正当他准备加大油门女子直接跑出来拦住车,吓得他连忙刹车停了下来。
  女孩过来哀求李师傅说:“师傅,我着急回家,能否搭我一程?”
  说完女人便打开后座的车门,或许是回家心切头一不小心撞到车顶,女孩头一疼哇了一声。李师傅透过后视镜看了下女孩,这是一张清澈的脸,但似乎隐藏着一丝血色,他无奈,正要开口,女孩说:“没事,师傅开车吧。”
  车驶出一段距离,女孩又笑着说:“师傅,你忘记打表了?”他连忙回过神来,赶紧把计费表打上。
  女孩继续说:“师傅,我家离巷子口还有一段小距离,您能否开进去?”
  李师傅说:“不能放路口吗?”
  女孩说:“师傅,您就帮帮忙吧,我家离巷子口有一点点距离,我一个人走过去会有点害怕。”
  李师傅说:“但是我着急……”
  女孩打断了他,有点娇声说:“师傅……您是着急回家吃饭吧,要是真饿了,可以到我家先吃点,我厨艺很好的。您就帮帮忙吧?”任何一个男人,在一个月黑风高下班的晚上,忽然听到一个可爱的姑娘说去她家做饭给你吃,他一定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但李师傅没有回答,似乎在犹豫着。
  女孩声音忽然有点哀求的感觉,说:“师傅,您开车比较方便,就麻烦您绕一下。我可以多付您钱。现在大家赶回家,打车不好打,路上如果遇到其他乘客,我同意拼车,几个人都行。”
  李师傅说:“可……”如果一个可爱的女孩说去她家吃饭你不好意思拒绝,那么当女孩以哀求的语气让你帮帮忙,你再拒绝就显得特别残忍。他更加犹豫了。
  李师傅爽快答应:“好吧,不过我不想再多拉客了,我着急回家,万一再碰到你这样绕路的就麻烦。”
  女孩笑着说:“谢谢师傅。”
  此时,收音机又开始响起,播报了凶手是连环作案,五年前曾用同样方法杀害一名中年女性。随后警方说,逃犯可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人员,有较高作案手段和极强心理素质。
  听完后,女孩说:“那逃犯真笨,要是我是那逃犯,肯定乔装打扮随便拦一辆车逃窜,这样多安全。”
  女孩看司机没回答,连忙解释说:“师傅,我刚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那凶手是短发男子,我是长发……”
  女孩说完,看司机还是没有回答,而且车速显得慢了下来。这时李师傅盯着后视镜看着,女孩察觉,伸手碰了下自己的头部。原来是假发偏离,可能是刚才进车的时候不小心碰掉的。这下子女孩开始紧张起来整理了下假发,连忙解释:“师傅您别误会,我是因为头部受伤剃了光头才戴假发的,我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怎么可能是凶手呢?”
  女孩见司机还是没回答,又说:“要不我拿掉假发给您看?”李师傅会看她的假发吗?当然不能看,万一不是光头,那他死定了。而且谁都知道巷子口里面深长,没有路灯不说,人烟还稀少,换平时也很少有司机愿意开进去。
  出租车慢慢停了下来。
  此时,车门忽然打开,窜进来一个乘客。是一个带着鸭嘴帽,穿着风衣的中年男子。他的帽子压得低低的,隐约能看见他的头发是黄色,风衣的拉链一直拉到脖子,一手一直放在兜里。
  中年男子急促说:“走吧,赶时间。”
  李师傅说:“到哪?太远我可能去不了。”
  男子说:“就前面,很近,开车吧。”
  李师傅正要回绝,女孩抢先说:“师傅,这下多了一个人你就可以放心把我送到巷子口里了吧?我绝对不是什么逃犯。”
  男子转头看了一眼女孩,那犀利的眼神吓坏了她。“开车!”男子几乎是命令语气。
  李师傅还是没有开车,继续问:“你到底到哪?”此时,收音机又响起,又是警方的最新播报,说凶手经过严格搏击训练,请广大市民注意安全勿与逃犯正面斗争……
   播报还没说完那男子就立马按掉收音机。大吼着:“赶紧开车!”说完另一手抽出来,是一把锋利的刀,直接对着司机。女孩刚要尖叫,男子转头盯着她,那眼神锋利得不亚于他手中的刀,女孩连忙捂住嘴。
  男子说:“开车,帮我安全度过前面的检查,然后我下车,你们安全,否则我们三个人都得死。”
  李师傅似乎有些犹豫着,女孩赶紧开口:“开车啊,师傅。”
  车行驶起来了。
  车内异常安静,原本喜欢笑的女孩变得异常沉默。然而,李师傅却开口了,问:“只要把你送过安检就行是吧?”
  男子说:“对。”
  李师傅又问:“那我怎么知道送过去后你不会下手?”
  男子把锋利的刀举得高高的,说:“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李师傅似乎很镇定,他说:“你怎么知道没有,你就不怕我打开车门跳车吗?我又没系安全带。”
  男子似乎很有把握:“你是没有,也许你可以在我出刀前跳出,但你别忘了,车内还有一个女的,她现在坐在左边位置,那边的门是打不开的,你总不会自己逃生然后让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孩给我陪葬吧?”
  女孩一听完反应过来正准备挪动位置。男子喝住说:“别动,否则我画花你的脸。”
  一听到画花脸女孩马上安静下来,似乎所有女孩听到这句话都会安静起来。
  一会儿,李师傅继续说:“看来是没有选择的余地,虽然我干不出独自逃生这种不是男人的事,但是我至少可以跟你同归于尽。”
  男子问:“再同归于尽你也比我先死,你们不要想着车内联合制止我,你们的手没有我的快,而且即便是到时安检警察抓住了我,我也有办法从警局里逃脱。”
  “我说的同归于尽不是让警察抓你。”
  男子疑惑:“那是什么?”
幸运时时彩,  李师傅说:“是车祸。”
  “车祸?”
  “对,你看看现在时速表。”
  男子微微掀起帽子,看了下时速表,上面显示的是90公里每小时。李师傅继续说:“时速表还在上升,你听说过在高速公路上车子撞到栏杆突然停止车内的人必死无疑吗?只要我撞上去,我们两人必死无疑,而后面的女孩存活几率非常高。”
  男子冷笑了下,问:“距离下一个路口是不是还有三分钟路程?”
  李师傅没回答,表示默认。
  男子继续说:“那好,也就是这三分钟路程没有栏杆和电线杆可撞,除非你愿意冲到旁边的田野里,那时候你们比我先死的概率依然很高。”
  李师傅和女孩都愣了下,也就在说话间隙,男子忽然把安全带扣上,并且大声说:“谁都不许动安全带,否则我先拿女孩开刀。”
  女孩早被吓到,一直窝在车窗旁,而李师傅也没敢戴安全带。男子继续威胁说:“待会就直接说我们是拼车回家,谁都不许说错。”
  说完把刀对准李师傅的脖子。李师傅连忙点头说:“好。”
  “你呢?”男子逼问女孩。
  女孩吓得差点哭出来,猛点头答应:“嗯嗯。”
  时间在一步步流失,眼看安检站就在前面,而这一切都在这名逃犯的掌握中。
  出租车慢慢停下来,前面就是巷子口的安检站,和往日不一样的是今天除了例行公事的交警外,还多了很多警察,看来都是过来抓捕逃犯的。男子显得异常紧张,手中的刀放低了很多,但是依然对准李师傅的肚子。只要李师傅一乱说,他立马就一刀捅过去。李师傅当然也知道刀的锋利,更直到刀就在他肚子一毫米处,只要他一说错话立马就升天。
  眼前,一名交警示意停止。出租车停下,交警和警察迎面走来,刀似乎划破李师傅的外衣,后座的女孩全身贴在车门上,异常紧张,却不敢开口。男子说:“待会你摇下车窗按我说的做。”
  交警走了过来,边示意摇下车窗,对于车内三个人来说,他们甚至能听见对方的呼吸。李师傅如往常一样按下车窗,一声咔嚓,车窗没有下来。男子赶紧说:“别耍花样。”
   李师傅说:“不敢,我再按下。”
  说完李师傅猛地打开车门跳了出去,男子正要伸过去刺杀,没想到身体就被安全带反弹回来。原来一开始李师傅说的“同归于尽”是一个陷阱,是想把男子“绑”在车位上。男子赶紧按下安全带并拿刀快速刺向后座的女子,他真的抱着死也要拉一个垫背,但没想到一瞬间女子也开门跳出。
  原来那声咔嚓声是开后门的锁。男子不愧是训练有素的逃犯,他没有愣在当场,而是直接推门逃出。然而……
  门却打不开。
  原来,那个咔嚓声并不是开后门的锁,而是关上副座的门锁,后座压根就没有锁。但那个声音却提醒了女孩可以推门逃出。一箭双雕。此时,男子赶紧从驾驶座里逃出,按照他的搏击技术,在5秒内撂倒两个警察没有任何问题,再给他5秒时间他可以逃得到旁边的树林里,而其他警察根本追不上。
   此时,男子飞快窜出,拿起手中的刀直接展开主动攻击,当他刺向一个警察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枪声。
  男子中枪,倒地。倒下的瞬间,他发现四周围满了持枪警察。这是他完全想不到的,这怎么可能?
  当他痛苦转身的时候发现出租车亮着左转的方向灯。停车应该是靠右亮右灯,而且前面安检后的路口也是右拐,所有车都是亮右灯,只有这出租车亮左灯。他似乎懂了!
  出租车继续行驶着。
  收音机播报着警方已逮捕了嫌疑犯。车内女孩满脸泪水感激着李师傅,李师傅则不停安慰着。
  到了巷子口,女孩突然让他停车说:“师傅,谢谢你了,你送我到这就行,我自己走进去。”
  李师傅说:“那怎么行,我送佛送到西,更何况你不是邀请我到你家吃饭吗?反正我家里也没人等我。”
  李师傅言外之意是自己没有老婆,这点女孩应该能懂。一个没有老婆而且很有正义感又聪明的救命恩人,任何一个女孩都会心动吧。但是女孩执意停车。他最后没办法,只能尊重女孩的意见。
  女孩下车,出租车继续行驶。
  李师傅忽然想着忘记留女孩的电话。此时,收音机主持人的声音又响起,她转述了警方的最新消息,那名嫌疑犯并不是杀人凶手,而是越狱的逃犯……他心想着:女孩自己一个人走回家会不会出事?
  与此同时,女孩快步走回家,而在巷子口的拐角处,一个蒙面男子拿着一把锋利的刀等着她。一步两步,女孩的脚步很快,呼吸也很快。蒙面男子数着女孩的脚步声,当女孩靠近拐角处时蒙面男子忽然持刀窜出。女孩张大口……
  她没有尖叫,难道是她心有余悸叫不出来?而那蒙面男子也并没有把刀架在她脖子上,而是说:“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回来?”
  女孩说:“不顺利。”
  说完摘掉自己的长发,她并没有光头,而是一头黄色短发。她骗了所有的人,凶手并不是男性,而是短发的女性?难道她才是凶手?
  并不是,几日后警方逮捕拿刀男子得到的答案是:他们只是通过色诱、威逼方式骗取钱财的犯罪团伙而已。
  此时,持刀男子突然对女孩发火:那么多年都他妈白养你了,明天开始你给我站街当婊子去。
  女孩说:“打死我也不干。”
  男子怒了,厉声:“不干,找死。”
  说着拿着刀逼近女孩,一手伸向她的裙子准备撕开。就在此时,一束灯光突然打开,随后是一阵车声,一辆车猛地朝男子撞来。男子来不及躲避,被撞开了。
  车门打开,一阵熟悉的声音:“上车。”
  女孩上车,一看。竟然是李师傅,李师傅开车远去。到底谁是杀人凶手?难道会是李师傅?
  后来警方又在一处偏远垃圾堆里找到了一辆烧毁的出租车。
  凶手不是黄色头发吗?没错,是黄色头发,不过既然女孩能带假发,凶手为什么不能呢?也就是他可能是寸头戴了假发。而白色衬衣他早已脱下放在后备箱随着出粗车一起烧掉,自己则在这样一个夜晚穿着单薄的T恤衣。所以他在一开始听到新闻后吓了一跳不愿意载客,而且忘记打卡,然而当他想起警方已经在各地设好关卡,他同意了送女孩回去,他需要她的掩护。
  网上公布了那晚死者的照片,消瘦的脸颊,头发能盖住额头,仔细一看,跟出租车上的免冠照一模一样,原来,他才是李师傅。
  原来逃犯驾驶了他的车逃走,而这点一开始警方还没查出死者身份所以未播报,等他们查出死者身份的时候出租车已经到了安检处。所以那么多警察围过来并不是一个左转灯那么简单,而是警察也在重点排查每一辆路过的出租车,而那陌生男子虽然是一个意外,但却成了替罪羔羊给了逃犯最后的机会。等警察核实完身份后,寸头的男子走远了。
  然而寸头男子为什么五年前杀害一名中年女子,又以同样的方法杀害李师傅呢?可是,那女孩上车了,她会不会是下一个受害者?
  时光回到逃亡那天晚上。
  女孩上车,然后说:“谢谢您,戴大叔。”
  他说:“小姑娘,我姓李。”
  女孩指着副座上的司机免冠照说:“大叔,虽然这人改名叫李伟,但是这张脸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开始有点紧张。女孩继续说:“他是我继父,也是害死我母亲的杀人凶手。”
  他诧异:“难道你是?”
  女孩继续说:是的大叔,我们五年多没见了,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也在找他报仇,当我调查到他改名伪装成司机准备开始报仇时没想到竟然遇到您,更没想到您竟然用同样的方法替我母亲报仇。刚才警察在抓捕你,我本来想帮你度过难关,没想到另外一个逃犯阴错阳差帮了我们。
  听到这些,他突然笑了起来,女孩也笑了。他转头看着她的脸,依稀中仿佛又看到她母亲的笑容。
  是啊,她们真像,笑容跟宣纸一样薄,一样美。是啊,五年了,他能这样为了一个死去的女人执着去复仇该得是多大的爱……
  车不断远去。
  他问:“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女孩反问:“大叔去哪?”
  他回答:“远方。”
  女孩说:“那我同你一起前往。”说着她突然握住他的手。
  所有没有到过的地方都叫远方,未来的路,他们又将如何去流浪……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百味】爱上嫌疑犯大叔(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