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08 14: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老农夫说吝说胖

老农夫说吝说胖
  
  老李六十多了,老刘七十多了,都在果业公司下属的果园打工,巡园,检查大班组遗漏的工作和偶发病虫害。
  别看他们年龄大了,但是身体硬朗,腿脚利索,口齿也分外伶俐。还经常爱跟大姑娘小媳妇开玩笑,趁她们专心致志在梯子上干活的时候,一边用脚抵住梯子,一边再用手故意摇晃梯子腿,常常吓得那些大姑娘小媳妇连连叫老哥求饶。六十多岁的人管他们叫老哥,五十多岁的也管他们叫老哥,四十多岁的也跟着叫老哥,老李哥和老刘哥成了他们的名字,记工员记工图方便也写成老李哥,老刘哥,所以三十来岁的同事也叫他们老刘哥老李哥。他们也爱听别人这么称呼他们,只有玩笑开得太过了时,他们就会双手一背眼皮耷拉着,一本正经地板起面孔:“娃娃,你们太把老汉不当回事了,我孙女也比你们大。”说完扭过身,捂着老嘴巴吃吃地笑起来,然后趁大家正晕头转向时,互相一拍肩,勾肩搭背像俩占尽便宜的顽童一样乐颠颠蹦跳着走了。别看他们整日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但是上了年纪的人工作很认真,尽职尽责经常到较真的程度,我要是老板,我也想办法找俩这样的活宝镇场子,尽管有时候他们较起真来也敢倚老卖老当众跟老板叫板。
  俩老汉常常边干活边斗嘴,像小孩子。这个故事就是我旁听来的,碰到他们十次,有五次都在重复这一个闹剧,感觉他们越说越精彩,越说越搞笑。我常常说,老李哥,老刘哥,这是我第一百次听你们说这了……这是我第一百零八次听你们说这了。
  
  老李哥和老刘哥说吝。
  
  老李哥来自李村,离镇较远,老刘哥来自刘村,就在镇上。老李说,我们李村好,李村人也好。老刘说,我们刘村好,刘村人也好。
  老李哥反驳说,你们刘村好啥?不过沾了街的光罢了。
  老刘哥得意地说,那有啥法子,咱婆人家有眼光寻着咱爷在街边边么。
  老李哥说,张啥?那几年生产队时,还不是揭不开锅,数你们街边人恓惶。改革开放了……
  老刘哥说,我们再恓惶也没有逮个猪娃到亲戚家借框子,买个牛娃也到亲戚家借缰绳,回回都借,就说你上会是干啥来了不拿框子不拿缰绳?
  老李哥急了,那是我老姑家,借个框子又咋?借个缰绳还犯法?谁就知道一上会就能成交。
  老刘笑起来,你们单图省事,知道你老姑父的感受不?那一年饥荒,蒸了满满一锅红苕刚揭开锅,你们李村来了一伙伙上会的,一礼情,没一个客气的,象驴把縬抹了一样,一时时吃了个精光,等老汉门前转了一圈回去,连红苕皮也没了……老刘说完感觉占了上风,快要笑岔气了。
  老李反驳说,还说,你们刘村出的吝啬鬼,不嫌臊,还说!
  老刘一拍脑门,噢,都忘了,你老姑父也姓刘,我们刘家就出了一个吝啬鬼还缠住了你李村的人,哈哈。
  这两个老顽童,斗嘴斗了个平手,笑嘻嘻地勾肩搭背跑开了。
  
  老李哥和老刘哥说胖
  
  妗子很胖,胖得方圆几百里少有,当年舅舅娶她的时候,特制了一顶花轿,轿杆是很粗很粗的杠子做的,轿夫也精选村上年轻力壮的青年,但是轿夫都对新娘的胖有所耳闻,提前一人准备了一根长针,前面的轿夫撑不住了,就用针扎新娘,新娘就往后挪,后面的轿夫也连忙扎新娘,新娘就赶紧往前挪。因为当地风俗,花轿半路不能落地,新娘半路不能开口,如此五次三番,不但轿夫和新娘撑不住,轿杆也“咔嚓——”压折了。无奈又就近找了一头大叫驴,谁知好不容易把新娘扶上驴脊背,那大叫驴没走两步又咕咚一声压卧下了,几个人拽头提尾才把驴整起来,新娘刚扶上去,驴又大叫一声咕咚卧下了,任凭大家如何鞭笞就说再也不起来了。无奈,又就近找了一辆架子车,打算用驴拉车。谁知新娘刚一坐进去就把架子车车帮撑破了。如此三番地折腾,新娘不奈烦了,胖脚一跺,汤土飞扬,浮尘四射:“还不如我自己走着去呢!”
  拜完堂后不久恰逢过年,一帮小孩子跟着涌进喜房要赏,只听见舅舅哎呦哎呦讨饶,就是满屋子找不到舅舅,再一看,新郎被新娘骑在胯下打屁股。打一下惨叫一声,打一下惨叫一声,孩子们商议要一拥而上拽走胖妗子救下舅舅。舅舅连忙从胯下伸出脑袋,气喘吁吁地说:“娃娃,不怕,不怕,这胖婆娘太能呈精了,我这是要把她驮上卖喽去呢。”
  老刘哥和老李哥正闹着,看见老成哥走过来了,穿着一双千层底的新布鞋,就猜想,肯定是他的新老伴做的,新老伴去省城伺候女儿月子刚回来,老成哥刚好请了几天假,成了笑柄,两个老顽童耳语片刻,就不怀好意地向老成哥走去,走近之后故意用水杯的水把泥土冲起来,溅到老成哥的新鞋上,然后笑着说:“中午都去听房,看谁打谁屁股……我那孙子每次回来把穿的弄脏了,他妈就打,娃就哭着号着过来,妈呀妈呀别打了……爷呀,爷呀,快救命!——说好,到时候,谁都不许救老成哥。”
  三个老顽童,把下苦当上幼儿园,不长寿才怪。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农夫说吝说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