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09 12:2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晓荷·梦】荒诞螺丝钉(征文·小说)

当我还是胚胎的形式的时候,我就在想,将来我的人生一定很精彩,我一定尽我所能,守护一生的职责,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人类不要抛弃我。可是今天,当我静静地躺在这个又冷又大的仓库一脚的杂物桶里,被一块包过酒瓶子的黄色缎子包住的时候,我浑身的冰凉就像这个仓库,我内心的凄凉也如这冬春交替的风。
  我清楚地记得,我是从一个小型加工厂诞生的,像我们这种小户人家的螺丝钉,在市场的价格是大品牌的一半,身价决定命运。我的诞生经过了搓丝板的蹂躏,也是在阵痛中跟同伴们来到这个世上,然后以出厂成本价----一个很低的批发价卖给了一个小店。
  第一次见我的老板,是她走进厂子的时候,我看见她肥胖的身体好像是挪到我的跟前,一把抓起我和我的几个小伙伴说:“还好,质量不错,就这个了,我都要了。”听到她这么说,我很高兴,她的肥胖立即在我们面前变成了丰满,她笑容可掬,烫过的短发在夏季的微风里显得亮丽柔软,脖子上金光灿灿的项链跟她的笑容一起绽放在我们面前。就这样我们跟随她走进了自己的橱窗,摆放在那里等待我们使用价值的体现,在那里等待命运的安排。
  老板的店面不大,就是十七八个平米的样子,里面堆满了各式五金器具,我在这里显得更是微不足道,可有可无。不过她的生活很好,她成天都是兴高采烈的样子,她的生意也很好,我们不愁没有用武之地。她每天都有生意,谈的热火朝天,自从我来她这里一个多月来,我就发现了她的一个秘密,一个她的生意为什么这么好的秘密。
  那天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累了一天的老板连晚饭都没有吃,因为她今天接了一大单生意,给一个国有企业定了一大批电机,临时雇佣了五个农民工帮她的忙,直到晚上11点她才消停,刚洗了个澡,累的半死,不过心里高兴呢。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她接到了一个电话,好像有人找她,说是过去陪什么人。老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沉重了,这么累了,她真的不想去,但看样子她还得必须去,从电话的对话中我听到,似乎这个人对她很重要,跟今天的生意有一定的关系。唉,没办法,老板无奈地收拾着,打扮着,描着,画着,不错,我的老板打扮起来还挺漂亮的,是很丰盈迷人、很性感的那种,外面有车等着接她,她把我们都锁在店里,只身赴约了。
  大约是凌晨4点,老板回来了。回来后又接到一个电话:“亲爱的,你今晚真棒,越来越令我满意了。”老板在深夜里打电话经常使用免提,我们这些商品们,即“货们”听得清清楚楚。
  “去你的,我本来够累的了,为了你。”老板笑着说,与微弱的灯光相衬,又胖又白的脸色放着红光。
  “明天,哦,不是,今天,你就关门一天,好好休息吧。”
  这个声音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我作为货物出现尽管只有一个多月,但是已经听到过三次了,每次都是深夜打来,通过电磁波的过滤,沙沙的,略微带些嘶哑,感觉是个老男人,有时候带些官腔,生硬的就像命令,有时候带些淫威,粗鲁地令“货”恶心。不过今天似乎很兴奋,又没有官腔又没有淫威,是关切和自豪。
  “好是好,那我休息了,明天一天就赚不上钱了。”老板撒娇般地说,一边打开被子,把自己肥胖的身体塞进里面,不知道自己说的是明天还是今天,撒娇的时候,她甚至把任何时候都说成是今晚。
  “宝贝,你把我伺候好了,下个月再给你一单,比这个还大。”老男人显得很自信,官腔又出来了。
  “好呀,就喜欢你这样了。”老板继续撒娇,她要的就是这个承诺,各取所需吧。
  这下是赚美了,狠狠地赚了一笔,她清楚,做生意就得做这样的大企业,人家不在乎这些小钱,但这样的小店在乎呀,这一笔,足够半年的纯利润呢。但她也不是傻子,她得付出什么她更清楚。
  “行了,我要收拾收拾下井去了,款打过来别忘了我的那份。”沙哑老男人挂了电话。
  什么世道啊,又要色又要钱,该死的,还下井,下去就不要再上来。我为我的想法感到可笑,我管的可真宽,做好螺丝钉吧。
  老板不开门,我这个“货”就惨了,见不了“客”。我也要急着献身呀,为了我的价值。
  还好第二天下午,老板迷迷瞪瞪地开了门。老年人的话你不得不信,胖女人就是有福气,一开门立即就有生意。
  “买螺丝钉,老板。”一个戴着假发的男人进来了,胳膊下加着个皮包,鼓鼓的,像个采购,但不是大公司的,充其量是个小私营。每天看着形形色色的采购出出进进,我已经能够判断这些人身后的公司有多大,是国企还是私企。
  “要多少?”老板惺忪着眼,没好气地说。
  “十几公斤吧,什么价格?”采购乜斜着眼,假发死死扣在头上。
  “给你按发价吧,我们这是小店,都是搞零售的。”老板一边抹着柜台,头都没抬一下。
  哼,说假话都这么自然,真是商人啊,奸商。我心里想着,但还是希望被选中。“货”各有志,我就是个螺丝钉,注定只能发挥螺丝钉的作用,只要一直有用,我就会很高兴。
  “有发票吗?”假发采购继续耐烦地问着。
  “有的,但是现在开不了,要到下个月。”老板终于正眼看了看采购,然后把我抓了出来放在柜台上,“这批螺丝钉还不错,给你个最低价。”
  “我要加价50%开发票,不知道可以不?”假发采购很有经验。
  “那不行,现在税上不好糊弄,除非你把50%的税给我。”老板不在乎这点小钱,恨不得把我当成附属品送给大客户,悲哀,我为我的命运。
  “你给我做得好了呢,我以后会常来,我们会长期合作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假发这样说着。
  “那你别的店看吧,我店小,合作不了。”老板说着话打开了电饭锅,她还在熬着稀饭,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那个假发采购走了,把我晾在了柜台上。我生就的又尖有硬的铁性子么,经受几次冷落算的了什么呀,总会走运的,等着吧。
  机会来了。
  “美女呀,在吗?”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先人一步进到了店里。
  “在在在,帅哥,今天给我送什么生意来了呢?”老板笑吟吟地迎了出来,胖脸上堆放了许多小花。
  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色眯眯地走了进来,矮矮的,估计身高不到一米七,比老板多胖了厚度在一公分左右的一圈,头发油油的,梳理的整整齐齐的,齐齐整整地超后脑勺趴着,他背着个男士皮包,显得很有派头,也显得很“帅气”,真的,难怪老板叫他帅哥。他进来就在老板脸上亲了一声响亮:“我今天接了很大一个单子,三十万,你把螺丝钉准备一些,送他们。”
  “死鬼,大白天的你疯了,马路上人看着呢。”老板恬怒地骂道,“你自己进来装吧,要多少拿多少。”老板的店是个好地段,面朝繁华的马路,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还真有人朝店里看呢。
  “小王,你进来挑一些各种型号的螺丝钉,包好了。”中年人朝外面的车上喊着,他推着老板进了里面的休息室。
  小王是个清瘦的高个子年轻小伙,他拿着几个袋子,我首先进了其中的一个袋子,他还在挑别的螺丝钉,我心里很高兴,管她老板挣不挣钱呢,我这下可以去发挥我的作用了。我静静地等着,心里按捺不住兴奋和激动。
  “好了,刘哥。”小王朝休息室喊了一声。似乎他已经熟悉了这里的一切,也已经熟悉了刘哥和女老板在休息室的一切,一切正常。
  刘哥和老板一起从休息室出来,我看不见老板的表情,因为我在袋子里。但我能听见他们说话:“还是刘哥好,什么好事都能想着我。”这是老板的声音,娇媚地让人心颤,我不知道小王会做什么想法。
  “宝贝,真舍不得你,晚上等我。”这是中年人的声音,听着都色眯眯的。
  “去吧,赶紧滚。”于是刘哥和小王带着我滚出了这个店,再见了,亲爱的老板----娘。
  我被扔进了驾驶室后座的纸箱子里。大约过了多半个小时,我被卸了下来,被倒了出来。几个穿着工作服的人开始从两辆大卡车上往下卸东西,有木头床,有被子,褥子,窗帘,洗漱用具等。我想,我可能是要为床服务吧。果然,几个工人开始组装床了,这种木头床很耐用,一米二宽,两米长,估计这里是宿舍,单人床,我的工作是钻进木头里,把床板和床身粘到一起,当然不是我一个,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
  一切就绪,我就生活在这间单身宿舍里。宿舍里整齐干净,配置齐全,放了两张床,两床被褥,我还是很满意的,打算在这里度过一生了。寂寞了一个月之后,一批人住了进来,我这间住进了两个男士,三十岁左右,各人提着行李,洗漱用品。
  “我们租的这地方不错啊,楼上楼下的要三层呢,有活动室有食堂,一年不到三十万吧,还不算贵,是吧,李部长。”说话的这位长的白白净净,穿的干干净净,高个子,不胖不瘦,属于那种开朗,讨人喜欢的类型。
  “是啊,林工,从此我们就不能天天回家了,在这里生活了。”李部长稍微年长一些,中等个儿,国字脸,显得深沉。
  他们打来了水,洗了把脸,就躺在床上休息了。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分量,一种压在我身上的分量,我正在发挥着我的作用,实现着我的价值。我上面住的就是林工,他窸窣翻书的声音很好听,我喜欢听这样的声音。
  “吃饭了,大家去食堂吃饭了。”楼道走廊里传来了吃饭的信号。
  “走吧,李部长,我们去吃饭。”林工起来对李部长说。
  过了半个小时,林工进来了,一个人,李部长没有来。
  我听见林工在打电话:“呵呵,是啊,我们到了,开工了,开工都一个多月了,对对对,现在走一步算一步吧,谢谢谢谢,那好,再联系吧。”
  林工继续躺在床上看他的书。
  “下午我们去工地看看。”李部长进来了,拿着一卷图纸。
  “好吧,不知道进展的顺利不。”林工应答着,翻了个身,就睡着了。
  到了晚上,我所在的屋子里来了好多人,有男的有女的,他们喝啤酒,打扑克,吆喝着,说着醉话,嘻嘻哈哈的,热闹非凡。
  连着一周过去了,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一帮干什么的人,他们每天如此。到了周末,就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
  第二周,他们只有第一天是这样。第二天晚上一直到10点多才回宿舍。林工和李部长一起回来的,进门的时候我听见他们说这话,估计是继续着进门之前的话。
  “他妈的干什么干,再这样就给他们罚款。”林工显然是喝酒了,并且喝的不少。
  “再看看情况吧,他们知道错了,请我们喝酒,我们不是都已经喝了吗?吃人的嘴短。”李部长到底是年长一些,说话有板有眼的。
  “我就是说说呗,谁知道还会有什么情况呢?”林工狡黠地笑着,一脸的俏皮像,样子看起来蛮可爱的。
  “就是啊,工程如果进展顺利的话,我们的工作量将会很大,得好好地配合他们才是。”李部长一边洗着脚一边说着,脸庞红红的。
  “唉,基本农田开采砂金项目用地,国家是明文禁止的,我们这样做,还能取得成功吗?”林工已经上了床,我彻底地闻到了浓香型酒的味道。
  “我们身后有这么大的一个企业支撑着,地方政府也那么支持,不愁,不愁。”李部长说着,随手打开台灯,关了房灯,上到自己的床上。“我们做我们应该做的就行了。”他看林工没有反应,就再没有说话。
  林工已经睡着了,嘴里呼呼的声音,脑袋歪到了一边。
  李部长开着灯,看着书。这个房间没有电视,没有电脑,他们只能以看书打发时间,或者一帮人打麻将玩扑克。
  我记得有这么一天,我差点从床里面钻出来,他们的动静太大了。
  那是他们几个人玩麻将的时候,有一个人似乎偷了牌,搞了个炸弹,另一个人不饶了,大声地骂着:“你他妈的有点道德底线行不行?”
  “不就是玩个烂麻将嘛,用得着这么生气吗?”偷牌的仁兄心虚。
  “你B嘴还犟,抽你。”这个人听起来很狂,得理不饶人。
  “你嘴巴干净点,来打呀,谁不知道你什么货色,自己掂量点。”这位听起来还给他面子呢,可能还是因为偷牌心虚。
  “我什么货色,你给老子讲清楚。”显然被激怒了,捋起了胳膊后我就听见了一声响亮的耳光。
  “我偷牌怎么了,你老婆还偷人呢,不是你老婆的功劳,你小子能到这里?”这位仁兄逼急了说出了不该说的实话,我挤出眼光看见他是个小个子的中年人,不胖不瘦,还挺精神的,留着个平头。再看看那位得理不饶人的厉害主儿,他五十岁左右,身体微胖,长得像个黑熊,又像个锅盖,哦,我指他的头,像个锅盖那样的发型。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突然想象不出来了,他这么难看个人,老婆怎么会给他立功呢?哪个领导眼睛瞎了看上他的老婆了。
  平头的这句话点到了锅盖的心疼之处,索性起了性子,失了理智,猛地要去踢平头,平头身形灵敏躲过了,锅盖这狠狠的一脚踢到了我的身上,我顿感眼冒金星,估计他的脚也麻酥酥的舒服吧。
  “不要脸,你他妈还跟我讲道德底线,你配吗?”这会儿的理都跑到平头那边了,他由心虚转到了理直气壮,甚至脸上还带着微笑,“多大年纪了也不瞧瞧,还升处长,亏你家先人去吧。”说着话,朝地上吐了一口。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晓荷·梦】荒诞螺丝钉(征文·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