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10 18:0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第 22 章 京都旧事 靡宝

幸运时时彩,中秋那日邪门得很,举头不见明月,却是繁星满天。星星也就罢了,偏偏客星光芒璀璨,居然在太微宿。这是大大的不吉! 皇上本召集亲友一同赏月,没想到看到这一幕凶象,脸色瞬间凝重,让人觉得气温都有下降。众人识趣了悄悄散去,我本带着睿儿要同父亲一起回王府,没走多远,就见一个公公赶了过来,请我回去。那公公汗涔涔道:“郡主请快,皇上想您过去下棋。” 我觉得蹊跷,看着公公的样子,简直是要请我去救命。我回头望一眼,父亲脸色铁青看我。我喊一声:“父亲……” 他粗声粗气道:“去你的。” 这个不祥的夜,一切都怪异非常。我赶到的时候,棋盘已经摆放好了,皇上捻了一颗黑子在把玩。见我来了,只点点头,一指对面,就要开始了。 真不知道这下的是哪路棋。我只有危颤颤地抓了一颗白子。皇上执黑先行,气势汹汹,第二手就反常规地下在左上角,到飞镇攻击的时候,我的白棋已现败势。 我并不计较输赢,这盘棋我不败也得败,但如何能输得精彩,让皇上满意,着实需要技巧。 我无法,只有避开角上利用,让黑棋做活,躲闪迂回,下得含蓄。皇上鼻子里哼了一声,自然是不满意我的萎缩,下手更狠。在我一步硬挡后,黑方在白空中生出一个劫,逼得我差点就要弃子认负。 可偏偏就是这着激起了我的斗志,决定放手一搏。不坚持到最后,怎知鹿死谁手? 当下就执白子靠,缩小距离。黑方吃子,我却落子过去划破黑空。黑方为求安稳妥于尖夹,我接着就拐,让皇上为难了一把。 他迅速抬头扫我一眼,喜怒并未形于色,我更放心大胆玩我的小把戏。他退我贴,他扳我逃,奈何我不得。 正见白棋形势大好,我也不亦乐乎的时候,陈焕来了。他可以说是闯了进来,风风火火,也不通报,直达榻下,只当我不在场,对皇上说: “父皇,北边乱了!” 我一惊,棋子落回盒里。 皇上抬眼看我,“怎么了,下啊。” 我又拣起棋子,前步黑棋正虎扑而后扳,我本该挖,却因为给刚才的话打乱了方寸,不敢打劫,只好退让,损失两子。就此之后,我便一路拘谨退让,任由皇上追杀大龙。 棋快完时,陈弘也来了,同陈焕站一起,不敢言语。我渐渐回过了神,抓住一个漏洞,吃了一子,可惜方才的失误已经救不会来,再折腾也是垂死挣扎,白棋实空不足,已成败局。 皇上也不见高兴,按部就班,只等我投降。我干脆放手,欲补活大龙。可陈焕却等得不耐烦了,小声说:“父皇,您给个意思啊!” 我正好侥幸吃了一子,皇上一拍,喝:“放肆!” 我立刻下了榻,跪下来,道:“和熙该死!” 皇上和陈焕都怔了一怔。片刻的寂静后,皇上才说:“没事,继续下。” 棋已经没了活路,草草收了尾。 宫女端了茶上来,皇上喝了一口,才有心思同儿子说话。他看了两个儿子一眼,抓了几颗棋子在手里把玩着,问:“怎么样了?” 陈弘说:“李成来报,方州农民造反,北朝军见机,立刻鼓动群众,军队也早已有备,于是……” 我坐在那里,没皇帝的令又不能走,十分尴尬。皇上似乎忘了我的存在,问:“方州太守,我记得是孙福民?” “正是他。” “人呢?” “连夜逃到简州,简州太守杨璠收留了他。”陈弘轻声说。 皇上却对后面那个名字不感兴趣,下旨道:“孙福民玩忽职守,就地斩了,朕不要看到他。剩下的,明天早朝的时候再议。” 陈焕前一步道:“父皇,敌军这次是有备而来,声势浩大,部队精练,志在必得,不可以掉以轻心啊!” 皇上冷笑一声,“有备而来,那更不可以仓促应战。”说完,瞟了一眼残局,目光定在我低垂的脸上,“不然,即使赢了,也是赢得艰辛,赢得侥幸。” 我似乎感觉到一阵冷风从身后灌了过来,不由抖了一抖。 皇上走后,我才问陈弘:“杨公子是否危险?” 陈焕走过来,冷冷说:“你怎么不先关心你嫁过去的妹妹?” “婉儿怎么样了?”我问。 他理理衣襟,说:“说是软禁了起来。” 我皱眉,“不至于吧。” “她可是以大陈公主的名义嫁过去的。如今两国开战,最左右不是人的就是她。”陈焕还有一句没说,我却知道是什么:“你该庆幸当年嫁的不你。” “她好歹是一国之母。”我道。 陈焕道:“正因如此,才只是软禁,而不是一杀了之。” 他说的有道理。我沉默不语。 陈焕以为我难过:“怎么?哭了?” 我推开他往外走。哭?总有一天我会哭,但不是现在。在我知道我侥幸逃脱厄运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哭?我若是连这点狠心都没有,今天被囚禁的就是我! 陈婉,你可以恨我,但我始终不曾后悔,也不会改变。即使再来一次,我也会做同样的选择。我就是这样一个狠毒的女人,为了生存下去,不择手段,亵渎神明。 皇宫的夜,深深不见尽头,我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去的路。曾经熟悉的一切都扭曲了,只有我完整地站在这里,由寒冷侵袭。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孤单的路又长又坎坷,每每以为前方就是出口,待到绕过树丛,才发现那又是一段路的开始。前方总有灯光飘忽不定,可我知道这辈子都到达不到那里。 遥远的地方有人在呼唤我,声音也如那灯光一样飘忽不定。我停了下来,等它靠近。 如意带着泪痕扑过来,“郡主,如意还以为你出事了!” 我能出什么事?现在还有什么事能比战争更轰动的吗? 有我熟悉的乐曲传了过来,响在这寂静的夜里,凄凉婉转。也不知道在这深宫中,还有谁也喜欢这首《长清调》,技法娴熟,弹得出神入化。 是谁?也是迷茫渴望解脱的人? 如意说:“郡主,你知道吗?这首《长清调》,是出自北朝的。” 我们站在夜风中,听着旋律缠缠绵绵,如歌如泣。 三日后,段康恒来向我辞行。他终于得到机会建功立业,上战场杀敌。他的目光一如既往地充满自信,笑容是那么俊朗,语调是那么轻快,只让我萌生浓浓不舍之意。 临走,他摘下了一朵艳丽的芙蓉花,轻别在我发间,退一步,笑道:“郡主却是人比花娇。” 我勉强笑:“也得有懂欣赏之人。” 他握住了我的手,手掌温暖厚实,更衬得我的手冰凉。 再亲密也不过如此了。我们两人并未有婚约在身,这样见面其实已经与礼法不合。 他走得依依不舍,一步一回头。可再不舍,他还是走了。只说了一句:“要等我回来。” 我坐不系舟上看开败的荷花,睿儿走到我身后。他问:“姐姐在想谁?” “我谁也没想。”我说。 “姐姐,”睿儿说,“别等他,他不会回来了。” 等?我在等他吗? 那么多适龄男子,段康恒是最为适合我的。他能为我遮风挡雨,这点我相信他。 说到爱。我爱他吗?我会爱他吗? 不由无奈地笑了。 我将睿儿拉过来,仔细看他,“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回来了?” “他不会回来的!”睿儿还是这句话。 他的表情是那么认真严肃,努力想要我相信他的话。他不知道,我并不在乎段康恒是否会实现他的承诺。人生过客那么多,也许我也只是他的过客呢?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 22 章 京都旧事 靡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