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13 12:4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第十章 东山再起 燕子传奇 卧龙生

这是个非常奇怪的宴会,被请的客人,不知道主人是谁? 而且客人也故作神秘,每个人都穿着宽大黑袍,脸上也蒙了一块黑色的面纱。 但宴客的地点,却是充满诗情画意的洞庭肪。 洞庭肪是一处有名的酒肪,供应时鲜、水产,酒肪上的大师父,手艺精致,远近驰名。 被请的客人只知道自己的号码和约定的时间及地点。 神秘的是主人请的是吃宵夜。 客人不多,只有五个。 五个人都依照着约定的时间,赶到了不同的地点。 那是洞庭湖畔,一个僻静的地方,不远的水域中停着一艘小舟。 八月初一的夜色,一片黝暗,二更时分,已是难见到一丈外的景物。 宽大的黑袍。罩头的黑纱,深深的夜色,使这次宴客的约会更显得神秘、诡异,而又带点阴森的味道。 小舟未点灯火,但却传过来一个清冷的声音,道:“贵客是……?” “一号。”赶到岸边的一个黑袍人,压低的回答。 小舟迅快的摇驰过来,船上又响起那清冷的声音,道:“请上船。” 黑袍人身子飘起,跃落船上。 看他上船的姿势,腿不屈膝,脚未走动,只是一提气,人就轻飘飘的落在船上,分明是有着极深的武功造诣。 船上人也穿着黑色的衣服,送上来一个牛头面具,道:“戴上它,这就是你的代号。” 黑袍人由蒙面黑纱中透出两道冷电一般的目光,凝注在那个牛头面具上,似是受到了极大的屈辱,不肯伸手去接。 “一号,别小看这个牛头面具,是今晚首座贵宾,戴上吧!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而且……” 而且怎么样,那黑衣人未说下去,因为,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已具有了强大的说服力,黑袍人接过面具,戴在头上。 小舟立刻迅速的向湖中驰去。 洞庭舫一向在洞庭湖岸边停靠,今晚却缆起锚,停在一处辽阔的水域中。 小舟靠近洞庭肪,舟中的人立刻被两个少女接人舱中。 舱中倒是灯火通明,只是窗、门都被很厚的黑色帷幕遮住,外面无法看到。 但闻快舟划波之声,四艘小舟,飞驰而来,靠近了洞庭舫。 迎客的少女带进来四个穿着宽大黑袍的人。 牛头人最关心的一件事,是看看来人,是否也戴着面具。 面具的双目处,是两个空洞,透过黑纱,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不错,四个人和他一样,都戴有面具,分别是马、羊、驴、猪。 牛头人心暗忖道:看样子,我真是今夜的首座客人。 舱中灯火通明,五人相互观看,但却无法看出他们心中是何感受?因为面具加上蒙面黑纱,无论如何凌厉的目光,也无法看到他们脸上的神色、表情。 “欢迎!欢迎!五位都是很守信的人,在下非常感激,现在请各按顺位坐下吧!” 原来,舱中早已摆好了六张太师椅,黄缎子坐垫,配着四壁黄绫幔壁,看来是十分高贵。 因为整个大舱,平常摆有五六十张桌子,现在却很空旷,除了六张太师椅外,再无摆设。 没有吃饭的桌子。 原来,五人接到的通知是,今夜以最名贵的佳肴招待,山珍、海味、荤素皆备,希望诸位品尝。所以,来的人,都未吃饭,此刻腹中颇有饥饿之感,不见餐桌食具,倍增饿意。 转头看去,只见那说话的主人,倒是未带面具,眉眼、双耳,都看得十分清楚。 但看了等于没看。 因为人世间不可能有那么白的人。 原来那主人,穿了一件如雪白袍,白色的鞋子,头上还有一条白色带子,扎着头发,全身上下,除了头发、眉毛是黑色外,一片纯白,一张脸白得和袍子一样,似是那张脸就是制袍的白布剪下来做的一样,叫人分不清皮肤和衣服。 白衣人冷然一笑,露出一口尖利的白牙。道:“为了便于此后称呼,又能不泄漏诸位的身份,五位头上戴的面具,也就是诸位代号,牛头是牛先生,马头是马先生,羊、猪、驴,就是杨、朱、吕、三位先生,请诸位牢牢记下,再次会面时,请诸位自己先将面具戴上,以掩去本来面目。” “咱们已忍受了极大的屈辱……”牛先生说:“不知道你答应我的事,是否能即刻兑现?” 他大概是怕从声音中,泄露出身份,故意改用假音说话,声音由牛头中传了出来,听得人汗毛直竖。 “当然,立刻兑现……”白衣人举手互击三掌,五个身着黄衣的娇美少女,各捧一个黄缎子幔遮的木匣行了出来,分别交给工人。 五个人都迫不及待的打开匣盖,但又似怕别人看到,用身子遮着,瞧看了一阵,似是都很满意,合上匣盖。 白衣人笑一笑:“东西不错吧!” 五个人没有答话,但却用点头表示了满意。 他们极尽小心,掩饰自己的身份,能不说话,就尽量不开口。 白衣人点点头,道:“我很守信诺,希望诸位也不要忘掉今日之会,天下至美的佳肴,早已备齐,包括很多都是诸位没有吃过的东西……” 五个人齐齐摇头,似要告辞,不准备吃东西了。 白衣人哈哈一笑,道:“我花了一年的工夫,才准备这些美味,岂可不吃,那将是诸位一生大憾事,东西已交到诸位手上,何必急在一时呢?为了方便诸位用餐,我也有准备,现在诸位看场迎宾歌舞,即刻分头进餐。” 五个人摇头拒绝。 但白衣人却不理会,举手挥动,立刻响起了动人的音乐。 五个身着红纱外衣的少女,已随着音乐出现,优美的舞姿,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五人眼光。 但闻乐声一变,五个少女的舞步忽见急快。 那是无比诱惑的舞步,玉腿飞扬,柳腰款摆。 不知何时,五个少女身上的红纱外衣,已经退去,全身几乎全裸,只有一片手掌大小的莲花,掩遮住小腹以下。 刹时间,乳送臂浪,随着扬动的粉红莲花,使人目波五色,如饮醇酒。 五个人都有深厚的定力,但竟然把持不住,不自主的全神凝注那动人的艳舞。 白衣人微微一笑,忖道:看来,他们已经陷入了迷魂阵中,定力消退,无法自主了。立刻又作出了一个手势。 但闻乐声一变,五个少女分向五人奔去。 她们动作迅快,奔到五人身侧,已然被上了红纱外衣。 红纱飘动,羊脂般的肌肤,玲珑的娇躯,若隐若现,五个黑袍人早已引起的欲望情焰,此刻更觉强烈。 但闻娇媚的声音,传入耳际,迎了去:“我们吃饭去。” 五个少女同时伸出纤巧的玉手,各拉一个,向前行去。 舱门大开,五艘中型画舫,早已泊在洞庭肪旁,步入舱中。 舱内早已摆好佳肴美酒,而且别无一人。 五个黑袍人进入舱中之后,五艘画舫,分别驰动,各奔一方,片刻之后,已然互不相见。 湖面上一片幽暗,舱中却火烛融融,景物清明。 当然,那红纱美女依偎身侧,也看得更加清楚了。 那是极少见的绝世美女,眉目如画,娇态横生。 只见她莲步轻移,行近窗口,拉上窗帘,顿时内外隔绝,才缓缓的除下红纱外衣,行近牛先生的身侧,娇声笑道:“这艘画舫之上,只有你我两人,不用带这牛头面具了。” 一伸手取下面具,紧接着去揭牛先生的蒙面黑纱。 “摇橹的人呢?”牛先生右手疾出,扣住了少女的左腕。 他虽早已心动神摇,但还怕泄漏身份。 少女嫣然一笑,那两个摇橹的人,都在船尾,那处和前面隔绝,他们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什么声音。 右手一挥,抓下了牛先生的蒙面黑纱,也拉下了他包头黑巾。 一下子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乖乖,竟然是一个光头和尚。 这和尚方面大耳,慈眉善目,如若身披袈裟,看上去定然是一位有道的高僧。 只是他穿着黑色的宽大棉袍,脸上红晕似火,看上去就有点诡异了。 那少女格格一笑,倒了两杯酒,道:“大师,干杯。”她双手各端着一杯酒,一杯给和尚,一杯自己喝,双手并用,两人也同时喝下。 “吃菜吧……”少女拿起筷子,一下坐入和尚怀里,笑道:“这桌上的十盘佳肴,确费很多时间,才找齐材料,当世王公,也未必吃过,不吃实在可借。” 她口中说话,筷子却不停的举动,夹起菜肴,放入和尚口中。 大和尚似是已失去控制自己的能力,任由那少女摆布、折腾。 他一生茹素,哪里吃过这种山珍、海味,只觉香透肺腑,味入肝肠,其香嫩鲜美,是想也想不到的感觉。 酒能乱性,何况大和尚早已被那场香艳之舞,激起了压制数十年的情焰,两杯酒下肚,更觉欲念高涨。 酒中有鬼,早已下了助长激情的药物,眼前美女如花,衣履尽去,绝美的胴体,在怀中婉转扭动,腹中药力发作,心似火烧就算大和尚修炼精深,也忍受不住这内外交迫的压力,顿觉热血沸腾,双手在那少女身上乱摸起来。 少女媚眼如丝,娇笑连声道:“你好坏哦!大师父就不怕数十年的清修、童身,毁在小妹我的身上么?” 她笑得妖艳,一双柔若无骨的玉手,捧住了大和尚的双颊,媚目深注,似是引起他的焚身欲火。 大和尚一点灵慧不昧,尽管全身如陷火窟,但却停下了双手小妖女吃了一惊,暗道:这和尚还真有一点道行,莫让他悬崖勒马,尽弃前功。立刻送上了湿润的樱唇…… 这种挑逗,如火加油,大和尚那一点没昧的灵慧,立刻被被再度高涨的欲念掩没,口中吼了一声,反手抱紧了少女。 少女吁一口气,嫣然一笑,道:“大师父,连饭也吃不下了是么?” 和尚口中发出深沉的声音,圆睁双目,哪里还像有道高僧的样子,简直是一头欲火高涨的色狼。 小妖女满足的笑一笑,道:“看来,要小妹慈悲慈悲你了,不过。你可要记着,不能始乱终弃……” 大和尚不住的点头,就像烈阳下的行人,挥汗如雨,急需那一口清凉的冷水。 少女牵着大和尚,推开另一扇舱门,步入其中,那里有一张大床,锦帐绣被,布置的如同新房。 大和尚一抬手,把少女投入床中,和身扑了上去…… 但闻小妖女口中发出娇嗲的声音,道:“大师父,我叫盈盈,记着啊!你答应过我不能始乱终弃啊……” 压制了数十年的情欲暴发了,是那么疯狂…… 他尝试到从未有的快乐,蚀骨消魂,如登仙界…… 但也毁了他数十年的清修之身,一夜之间连破了荤色二戒。 这就是欲海,一旦陷身其中,任你金刚罗汉,也将沉沦应劫,受尽磨难。 大和尚在画舫中住了三天,三天时间,完全生活在酒色之中。 酒是好酒,菜是陆海奇珍,色是年轻美丽的少女…… 第二天,大和尚就完全清醒过来,他痛悔犯下了戒律,但又无法抗拒盈盈姑娘的诱惑,这就只好装作还未完全清醒的样子,坐享口腹之欲和无限的温柔。 其实,第二天的酒菜中,就已经没有激情的药物。 大和尚保持完全的清醒,让他心甘情愿的沦入欲海,以利日后的控制。 大和尚装作的神情,盈盈完全明白,但并未揭穿。 而且,第二天的盈盈姑娘,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完全没有了妖艳的味道,代之而起,像一只依人小鸟,有着无限的温柔。 大和尚被妖艳迷惑,也被这温柔征服。 三天很快的过去,盈盈送和尚登岸,大和尚回头盯在盈盈的脸色上,双目是一片依依惜别的样子。 他没有开口,但神色却流露出期待后会的约定。 盈盈姑娘也是一片依恋的神色,道:“记着答应过我的话……” 大和尚点点头。 盈盈一闭双目,挤下来两滴泪水,道:“三日恩爱,如鱼得水,我会想念你的!大师父!一年之内,不论情形如何困难,我都要想办法再见你……” 也许是大和尚就在等这句话,期待的后会之约,点点头,转身而去。 这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但却没有传入江湖,因为知道的人不多,除了当事人心中留下了一缕痛悔和怀念之外,江湖中一切如常。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明月在天,清辉流照,但日理万机的皇帝,还没有休息。 他贵为天子,拥有四海,但却似也有着很大的烦恼,静静的坐着,望着屋顶出神。 两个当值的太监,相互望了一眼,左首一人躬身说道:“皇上,夜深了,龙体悬万民安危,请多保重。” 皇上嗯了一声,答非所问,道:“传王统领来见我。” 两个太监怔了一怔,不敢违旨,急急向外奔去。 片刻之后。 摘星手王彤一身墨色劲装,匆匆行入了御书房中。 王彤叩见皇上,皇上却摆摆手,命房中的太监退出书房,低声道:“卿家请起。” 王彤站起身子,道:“皇上有何示谕?” “唉!窗外月色如画,不知今夕何夕?” “八月十四……”王彤道:“九月十五,就是三公主重回天朝的日子。” 皇上点点头,道:“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怎么没有一点消息呢?” 王彤道:“侍臣立刻带人南下查问,如若他们敢背弃约定,侍臣将召集中原武林高手,直捣魔窟……” “刀兵既息,朕已不愿再调大军西征,但也不能让他们轻藐上国,背弃盟约。朕赐你玉印一方,密旨两道,天下各府、州的捕快,皇宫侍卫、东厂高手,任你调动,江南江北武林门派,也由你征选人手……” 顿了一顿。 皇帝又道:“朕只希望三公主早回京师,以慰朕思念之情。” “是!侍臣立刻行动……” “王卿家……” “王彤在。” 皇上接道:“朕已调援库银五十万两,由你取用,不足之数,可由朕赐你的玉印——向各地州府征用,朕知道,江湖中人花费甚大。” “皇上厚恩,侍臣告退。” 王彤回到了住处,立刻招来韩涛、燕飞,吩咐韩涛严守皇宫,自己带了燕飞、赵保、陈宏,四骑快马,连夜南下,直奔开封。 他没有调动锦衣卫和东厂的高手,时限未到,他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复杂,何况,这些高手,也未必能对付魔教中人…… 解铃还需系铃人,他决定先找马文中马巡抚。 快马疾进,日夜兼程,王彤进入巡抚府时,只有赵保、陈宏相随。 原来,燕飞奉了王彤密令,找天下第一追踪高手江千里去了。 马文中似是已经得到快报,王统领刚进府门,马巡抚已亲自迎了出来,道:“贵客,贵客,请入书房待茶。”一面抱拳作揖,一副毕恭毕敬的神情。 两人早已相识,而且,还交过手,那一战虽然闹的惊天动地,但马文中仍保下河南巡抚的位置,王彤帮了很大的忙,马文中心中的感激,倒非虚伪做作。 书房中早已摆好了香茗茶点,马文中一挥手,两个侍候在侧的书童,躬身退了出去。 王彤回顾了两个从卫一眼,赵保、陈宏也跟着退出书房。 王彤举起茶杯喝了一口,未来得及开口,马巡抚已抢先道:“王兄,快两年不见了,对王兄的诚信、义气,兄弟是铭感在心。” “唉!王某信守承诺,也望马兄一样以诚信为上,今个是八月三十,下个月应该是三公主回朝的日子,马兄没有忘吧!” “这等大事,如何能够忘得,兄弟在两个月前,已遣派赵二堤和马三远行西域,催他们送回三公主……” 顿了一顿。 马文中又说:“我想,他们不致变卦,唯一的麻烦,可能是算法上的差异。” 王彤任了一怔,道:“这话怎么个说法?” “王兄的算法是公主被掳那天算起,二年之期是九月十五,应该把人送入中原……” 顿了一顿。 马巡抚又说:“兄弟担心的是,他们的算法,公主进入西域后,住足了两年,才算期满,然后再送三公主回归天朝。” 王彤呆了一呆,道:“这要相差多少时间?” “应该有三个月的差异……”马文中苦笑一下。 接着又道:“这一点兄弟也早想到了,所以,才派赵二堤和马三兼程赶往西域,以他们日夜兼程的行速计算,十天之内,也该有消息传回来了。” 他说的倒也在情理之中,王彤叹息一声,道:“皇上思念三公主之心甚切,他忍受了近两年的思念,才召我问起此事,希望这三个月的差别算法,不要引起皇上的误会才好。” 这几句话,有很大的威胁性,皇上误会了,那可能又将引起大军西征的危险。 马文中急得一脸焦虑,道:“三兄,这要你美言一二了,触怒皇上,非同小可,咱们两年前的一番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王彤点点头,道:“这两年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天朝银两充足,兵戎再起,只怕不是你我兄弟的力量,能够罢息干戈了”是是是……“马文中道:”干万不可再起征伐,王兄务请尽力斡旋,好在十天之内,定有确实的回音,三兄亦可上覆圣意了。“ “兄弟尽力而为,皇上圣明,还可多忍三个月的思念之苦,但是担心的是……”王彤愁锁双眉道:“延长的三月期满,三公主仍然未回天朝,兄弟如何能担当得起。” “王兄说得有理,好在只有十天,只要赵二堤传回来确定消息,三兄再上复圣谕也不迟。” “如果消息不好呢?”王彤紧盯着问厂一句。 马文中脸上的神情肃然的道:“真有变化,文中定然会向王兄交代。” “好!我就承担三个月的时间差异,但届时有变,马兄准备如何向王某交代?” 马文中苦涩的道:“我跟你同赴西域,当然要选出精锐相从,他如果变脸动手,兄弟只能保证,我一定战死在王兄之前。” “一言为定……”王彤道:“兄弟就在开封恭候十日。” 马文中吁一口气,笑道:“王兄,兄弟已交待厨下,准备了三兄喜欢的几道小菜……” “好!王某叨扰。” 王彤走一趟相国寺,但见景物依旧,人事全非,原主诗心印大师果然已于前年辞去方文之职,一杖随身天涯飘零,不知所终。 新任方丈寒月禅师,是一个四十出头,精神健旺的中年和尚,寺中也来了一批新的僧侣,都是三十左右的健壮僧人。 王彤心中明白,那是少林寺中派来的精锐之师,寒月禅师亲自接见了王彤,但双方并未多谈,王彤献上了千两银子的香油钱,立刻辞出。 他不认识寒月,寒月也不知道王彤的身份,他亲自迎见王彤,是因为王彤出手太大方,入寺随喜,施舍出千两纹银,是十分少见的豪客。 王彤行动谨慎,担心马文中在寺内派有暗探,匆匆来去,连杯茶也未喝。 但出了相国寺,王彤立刻发现了燕飞留下的暗记。 那是他和燕飞的约定,连赵保、陈宏也不明内情。 王彤悄然留下回应的记号,带着赵保、陈宏在寺外逛了一阵,返回巡抚府中。 他这次南下开封,就留宿巡抚府的客房之中。 一则是马巡抚诚意相留;二则是王彤也希望了解一下巡抚府中的情形。 他知道武林中声名喧赫的姬重天,不但交出了一本随身携带的武林奇书,而且,人也被马文中收罗手下。名动江湖的转龙手张不空,也被马文中所罗致。这些人都是江湖上叫人头疼的人物,不知马文中如何安排他们,两年多来,从未在江湖中出现过。 王彤想在暗中察看一下,这些人是否都留在巡抚府中。 但经过了五天的暗中观察,这些人仍是行踪不见。 王彤强自忍下,没有提过两人,也没有问起马文中,训练的五百名侍卫高手,安置在什么地方? 马文中深藏不露,连一批手下也都隐藏的形迹不明。 但此刻,三公主回来的事情,最为重要,其他的,都只好慢慢再说。 然而。 王彤也不是简单人物,在这两年中暗里派出了内宫侍卫,在江湖上秘密查访,竟然找不到魔教人物的活动迹象。 两年来,江湖上出奇的平静。 王彤很希望早些见到江千里。 他知道,江千里不但极擅追踪踩迹之术,而且,熟知江湖中各种隐密,消息之灵通,世无其右。 他心中念头转动,辗转床第,竟难成眠,直到天色大亮,才沉沉睡熟过去,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马文中由陈宏、赵保 陪着早已在厅中等候。 王彤匆匆盥洗一下,急步出厅,叱责赵保、陈宏,怎不早些传报。 “不能怪他们……”马文中急急接道:“是我不要他们惊醒王兄的好梦。” 王彤叹息一声,道:“说起来,真是惭愧,兄弟昨夜想起了三公主的事,竟是难于成眠……” “我知道……”马文中说:“兄弟也有两三夜睡不安宁了,所以,一早得到了讯息,忍不住就来见王兄了。” “是不是赵二堤回来了……” “最迟明天晚上才到……”马文中道:“幸好有讯息传来,兄弟一直在担心,十日限期将届,没有消息,如何向王兄交待。” “三公主是否和赵二堤一同回来……”王彤急急问道。 “好像是三公主的凤驾已起身东进,详细的情形,大概要赵二堤回来后,才会清楚……” “好!好!好极了,兄弟今天放开心情到开封附近走走,明天起,打起精神迎接三公主的凤驾。” 马文中微微一怔,笑道:“王兄,可要兄弟奉陪。” “不用,不用,你是一省之长,一出府衙,到处震动,我只想便装轻骑,看看开封府名胜古迹,有赵保、陈宏两个跟着就够了。” “好!王兄这么说,兄弟就不奉陪了,早餐已备,兄弟陪王兄一起吃吧!” 出了开封巡抚衙门,王彤立刻吩咐赵保、陈宏,留心四周景物,注意是否有人跟踪。 两人听得微微一呆,暗叫了两声惭愧,王彤和马文中称兄道弟,看上去相交甚深,但骨子里竟仍然是彼此提防,各有布局。 赵保、陈宏二人立刻振起精神,迅快的闪到两侧,不再紧随王彤身后,远远相随,目光却分别扫视可疑的人人物物。 内宫中的侍卫,都受过盯梢和防人追踪的训练,所以,赵保、陈宏行动起来,倒也驾轻就熟。 两人这一留心观察,果然发觉了一个可疑的人物,暗暗追踪而来。 陈宏冷笑一声,忖道:“看来统领就是统领,比我们高明多了,竟然预知马巡抚派了盯梢的人。” 赵保打出手势,要陈宏去告诉统领,已发觉了有人盯梢,一面翻身迎向来人,来掩护陈宏的行动。 但见来人加快了脚步,直行过来。 赵保暗中骂道:“好小子,暗里不行,准备明干了,凝神戒备。” 但闻一个低微的声音,传入耳际,道:“赵老弟,我是燕飞,请告诉头儿,中午时分,又一村三号客房中见,请你们吃黄河鳗鱼。” 赵保微微一怔,燕飞已转身绕入另一条街道。 又一村,是开封地面上最有名的大饭庄,红烧黄河鳗鱼,远近驰名。 三号客房,是一座小巧的跨院,整座的院落中;只有一间宴客的房间,有很好的私密性,但也是又一村中最贵的一处宴客厅堂。 王彤在城中绕了一个大圈子,近中午时,才踏入又一村三号客房。 厅堂中的特号大圆桌上,早已坐了一位须发苍然的老者。 王彤凝注老者,竟是看不出一点破绽,如是在路上相遇,绝对看不出他的身份,忍不住叹息一声,道:“江兄的易客手法,果然是江湖一绝……”’但闻那老者低声笑道:“二叔,我是王重山,江前辈说我最易露出马脚,所以,把我化装成一个老人。” 王彤微微一笑,道:“你们都来了,黑罗汉呢?” “小和尚在这里……”人影闪动,屋顶横梁上飞落下七巧僧,笑道:“这两年跟着江前辈,确是学了不少东西。” 王彤点点头,道:“江千里呢?” “兄弟在此……”一个形如饭庄伙计的灰衣人,快步行入室中,笑道:“马文中视我如肉中之钉,必欲杀之而后快,所以兄弟的行动,不得不小心一些。” 就是这一阵说话的工夫,他已经把一件灰布大褂给翻转过来,竟成一件蓝缎子团花马褂。 好家伙,衣服翻转过来,人的气势,也跟着大变,形似店伙计的人,变成一个衣着高贵的富家翁。 王彤不能不佩服了,一件衣服,在江千里的玩弄中,竟有着如此大的作用。 当然,这件衣服,也经过了细心设计,一面是灰色粗布,一面是名贵的团花缎子。 王彤笑一笑,道:“江兄这份神出鬼没的本领,就算马文中尽出精锐高手,也是找不出一点痕迹了。” 江千里微微一笑,道:“马文中是个十分高明的人,但看他用人的手法而言,就足以叫人心服了。” 王彤道:“江兄是指……” 江千里道:“巡抚府的总捕头,自韩涛随你北上之后,竟由转龙手张不空取而代之,他是贼中之贼,由他主持,捉拿宵小,真是手到擒来,别处效用如何不去说它,汗封府地面上,却已经宵小绝迹,唉!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德政,重现今日开封,马文中的政绩,已经广为传诵,德被辖区了。” “马文中具有的才慧能力,就今日封疆大吏而言,是极为特殊的一个……”王彤说:“他如想为官,会是好官,拜阁入相,也会把军国大事,治理得有条不紊,只可惜,他出身西域魔教,不会一心为国了……"顿了一顿。 王彤接着道:“江兄,这两年来,江湖之上,可有魔教中人活动?” “我带着王重山和黑罗汉,由江南入川,在阳关停了半月之久,绕过甘宁边区,入京师在关外停留两个月,入关南下……” 王彤打断了江千里的话,道:“你们经过京师了?” “是!那是九个月前的事了……” “为什么不见我一面……”王彤有些怒意的说道:“江兄,全不是把我当个朋友看了?” 江千里道:“我在观察江湖中的形势,行动以隐密为主,如果在京师中拜会你王统领,那岂不是把我们的行动,昭告天下么?” 王彤沉吟了一下,道:“官身不自由,这也罢了,不知你们发觉了没有?” “这一趟迢迢万里的行程,绕过了大半个中国疆土,竟然没有发觉什么可疑的事……” 顿了一顿。 江千里又道:“不过,我心中一直有些怀疑?” 这时,燕飞大步行了过来,赵保、陈宏。紧随身后。 江千里笑一笑,道:“大家请坐,小和尚吩咐他们上菜。” 王彤低声道:“你怀疑什么?” “魔教中人,应该有所行动的,为什么竟然沉寂无声……”江千里笑一笑,道:“也好,希望他们能多等一年。” 燕飞接道:“为什么?” 江千里道:“那时小燕子就十八岁了,入师门三年,也可以出师了。” 燕飞心中大喜,忍个一年,就可以看到儿子了。 燕夫人也早随燕飞入京城,这两年来,燕飞夫妇最多的话题,就是小燕子,尤其燕夫人,思儿心切,每天都哭它一场,一直在暗中抱怨,不该把儿子交给江千里带走。 但除了在家里之外,燕飞绝口不谈小燕子的事,连王彤也非常佩服燕飞那股忍情耐性的稳健精神。 “三年,三年的时间,不算长,小燕子又能学到什么东西呢?” 王彤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这也是燕飞心中的疑虑,恨不得立刻看到他,但也希望儿子有真正的成就,成为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 “师父不同,教法不同……”江千里道:“小燕子天生有最好的练武禀赋,也遇上了天下最好的师父,再说,小燕子拜入师门时,已经有了相当的武功基础……” “小燕子也许聪慧绝世,三年中可能学会了很多奇奥的招术,但内功的进境,却要较长的时间才行啊!” 江千里道:“我说他是最好的师父,包括了他具有的精奇的医学知识,王兄,相信兄弟的话,小燕子的师父是一位学究天人的高人,他的才慧能耐,不是我们能想得到的……” 目光转注到燕飞的脸上,接道:“燕老弟,小燕子的师父,替他取了一个名字,叫作燕春风。” “这名字很好,燕春风……燕春风……”燕飞笑一笑道:“春风燕子飞,燕子带来春风。” “就是这个意思……”江千里道:“他师父怕他杀孽太重,取名春风,希望他能如春风过境,使百花盛放。” 王彤叹息一声,道:“江兄,我转弯抹角,花子半天工夫,你却是口风奇紧,说不得我就单刀直入了,那人究竟是谁啊?” “三兄,我答应过他,不泄漏他的名字,以后,也许小燕子会告诉你!” 王彤略一沉吟,道:“不说也罢,兄弟另有要事,向江兄请教?” “酒菜上来了……”江千里笑道:“咱们吃过再谈吧!” 店伙计送上酒菜,几人匆匆用过,江千里挥退店伙计,道:“可是有关三公主的事?” “不错……” 王彤又道:“马文中两个多月前,已派赵二堤赶往西域,今复到讯息,三公主已起身东进,不过详细情形,要明晚之前,赵二堤赶回开封,才能了解……”仔细说出了事情经过。 江千里沉吟了一阵,道:“如果事情真会这么顺利,那真是天下苍生之幸,也许,马文中作官太久了,深受中原儒学陶冶,具有中原汉人无信不立的精神。” “看他说话神情,不似作伪,现在,王某最担心的是两件事了!” 江千里道:“那两件事?” “一是魔教背信,不肯交还三公主……”王彤说:“二是,三公主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此事又该如何?” 江千里沉吟了一阵,道:“第二个可能较大,三公主不但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而且,也感染了魔性,放入皇宫,对皇上也构成了很大的威胁。” 王彤点点头,道:“两年前,三公主行往西域时,曾经谆谆嘱咐在下,如若发觉她感受魔性,忘却本来时,要我立刻出手杀了她……”似是言未尽意,却突然住口不言。 江千里已感觉到王彤的话未说完,不过,却没有开口追问,沉思了一阵,道:“你能下得了手吗?” “不能!”王彤说:“我杀了三公主,干犯龙颜,只怕要祸诛九族,所以,兄弟正为这两件事发愁,请江兄指点指点。” “我想,你已经有了打算,聪明莫过帝王,只怕也早有圣谕颁下了。” “唉!看来,什么事都无法瞒过江兄……” 顿了一顿。 王彤又道:“不错,皇上授于我调动各地捕快的大权,也可以约请武林中所有的帮派遣人助拳,也授下了五十万两银子的费用,不足之数,还可以向地方官府支用,如是魔教违反了约定,那是逼我调动举国的刑捕高手,邀集武林同道,和小西天雷音寺,拼个生死存亡了,当然,马文中也必须在敌友之间,作个抉择……” 江千里笑一笑,道:“好厉害的皇帝,紧接着将是调集大军,远征西域,我看魔教违约扣人的机会不大。” “如果他们已诱发三公主的魔性,却如约把她送回天朝,王某该如何应付呢?” 江千里道:“暂忍一时,全力戒备,保护皇帝的安全,当然,要把部分内情,委婉的奏明皇上。” “以后呢?”王彤道:“总不能一直这样的撑下去。” “把马文中拖下水,要他保三公主的安全,当然,也负责监视她的行动……” “好办法……”王彤笑道:“我想了好几天,就没有想到利用马文中这股力量。” 江千里笑道:“这都是一时的救急办法,你第二步行动是利用圣谕,要江湖上几个大门派,各派出若干武功高强的人,集中在京师戒备,这样的安排,维持个一年的安静,大概应该可以了。” “那一年之后呢?”王彤道:“办法虽好,却也无法拖延太久。” “那时候,小燕子出师了,他若是内宫侍卫,当然不能坐视……”江千里笑道:“让小燕子对付三公主!” “这个……”王彤神情犹豫的说:“小燕子一个人就能对付三公主么?” “也许他可以对付魔教,当然,那不是他一个人的力量,不过,他将是最主要的力量……” 江千里又道:“你们大概都已经知道,三公主有一身精绝的武功,尤其是剑术上的造诣,非常精湛。” 王彤呆了一呆,接道:“江兄对三公主的事,是否有更多一些的了解?” “是……”江千里道:“我费了不少的工夫。打听出她的师父是谁。” “是谁?”王彤急急的追问。 “一道飞虹苟彗月……” 江千里接着道:“三十年前,她已有武林中第一快剑之称。” “这就难怪了……”王彤一脸惊讶的说道:“但三公主常居深宫,怎么拜在苟女侠的门下呢?” “这方面么?江某人还没有打听清楚。” “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江兄,武林中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王彤大为折服的说:”这些武林秘辛,你是怎么探听到的?“ “江某人的朋友多,而且我这大半生的岁月,都在江湖中走动,所闻、所见,自非常人所能及了,你既很佩服我,江某就索性再卖弄一次,王兄可知道姬重天交给马文中的一本武林奇书,是什么吗?” “不知道!”王彤道:“江兄,不用再卖关子了,我这里早已经五体投地了。” “大罗十三刀。” 江千里接着道:“风雷刀薛老人,穷数十年精力,苦苦寻觅不得的刀中绝学,未料,竟然落到了姬重天的手中,可惜他酒醉被擒,下入大牢,转龙手张不空,化身狱卒牢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没有到手,却被马文中轻轻易易的取到手中,看来,官场中人的智谋,绝非江湖中人能够及得的。” 王彤简直听呆了,愣了半天,才叹了一口气,道:“这怎么得了啊!马文中出身雷音寺,武功玄奇,已是高不可测,学会大罗十三刀,天下那还有人是他敌手?” “所以啊!你真要带人西征,必须要扣紧马文中,至少也要他保持中立……”江千里笑一笑,道:“至于大罗十三刀,虽然霸道无比,但也非无人可敌,三公主的剑法,应该能和他一拚高下……” “可是,三公主是否已被诱动魔性……”王彤无限忧虑的道:“还尚未可知啊!怎能倚为臂助?” “那就只好寄望燕春风了。” “小燕子,他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啊……”王彤道:“再说,他只从师三年,能有多大成就?” “我想三公主追随一道飞虹苟慧月,也不会有太久的时间,也许还不到三年……”江千里笑一笑,道:“王兄,事已至此,急亦无用,眼前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套紧马文中,他虽然出身雷音寺,但我看和蒙古可汗,亦有着深厚的关系,用大军征伐的一招,对他压力很大,不过,不能把弓弦拉得太紧,以免迫使他生出情急一拼的念头,动之以情,诉之以理,再加上举国大军西征的威胁,个中之妙,存乎一心,王兄,好自为之,江某要先走一步了。” 王彤急道:“你怎么能走……” “一旦马文中侦知了我们的行踪,必将倾全力追杀我,那时,反使王兄为难了,何况,我还要去武当山找白脸小道士,顺便观察一下江湖上的情势,我一直不太相信魔教中人会按兵不动,老实说,王兄,这是在帮你铺路。” 王彤点点头,道:“好吧,希望你能早些回来,有些事,还要江兄帮我拿个主意了。” 江千里微微一笑,起身而去。 王重山、黑罗汉,对王彤抱拳一礼。追随江千里离去。 “这才真正是行走江湖……”望着江千里已远去的背影,王彤无限感慨的说:“勿怪重山要辞去侍卫,跟着他游行天下,一年之间,就走了半壁山河。” 燕飞低声道:“统领,我是追随身侧,还是留在外面接应?” “你不用跟我进巡抚府了,想法子侦察一下,马文中把姬重天安置在什么地方,有事情由我们约定暗记联络。” “是!属下也先走一步了!” 燕飞快步离去,王彤也带着赵保、陈宏,回转巡抚府中——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章 东山再起 燕子传奇 卧龙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