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14 11:3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人物来源 偷 小意

1.施刚施,身材矮小,皮肤白皙,一副玳瑁眼镜。认识他时,他在大学教民法。那时候的他,喜欢穿一件红色的T恤,说话间总是不断地停顿,字斟句酌,就连在电话里,都毫不犹豫地沉默,而毫不觉得尴尬。他有一件白色的衬衫,大学毕业在刑场实习时,袖口沾上了死刑犯的脑浆。每每说起这件衬衫,或者说起一些他崇拜的事情或人,他的表情如同不小心咬到坚硬的东西,倒抽几口冷气,咧嘴龇牙,双目斜视。施在大学毕业的那年,热情洋溢地投入了学校里一场自以为是的运动,被校方遣返家乡。在列车上,施在抽烟的过道里蜷缩成一团,被人挤得东摇西摆,不可忍受的身体接触之中,他突然掉下了眼泪,因为预感到哭泣的漫长,他立刻把上衣盖在头上。透过纤维的缝隙看不见阳光,能看见的只是黑压压的人群。施说到这里时,眼圈一红,低声说,那时候,一切都失去了希望。在大学工作了两年,施辞职,和几个年轻律师共同开了一家小型律师事务所。他们第一间办公室,在老城区一幢半新不旧的办公楼里。楼下,狭窄的街道永远熙熙攘攘,肮脏的下水道绕楼而行,墙脚永远有潮湿的黑斑,长着薄薄的苔藓,热爱讨价还价的人们,在一间间低矮的店铺间川流不息。他们的办公室隐藏在四楼的拐角,从一楼饭店的后门沿着窄小的楼梯,仿佛过天梯一般,爬上灰尘飞扬的楼梯,就是他们合租的办公室。记得那间不算大的房间背光,即使是最明亮的白天光线也不足,墙壁刚刚刷过,但屋里仍然有淡淡的阴湿味道。坐在办公室聊天时,施喜欢装腔作势地抽几支烟,大半时候喜爱沉默,一旦开口,大半是嘲弄那些并非名牌大学毕业的朋友,或者得意洋洋地说起他的收费标准。那段时间,施实际上可能艰难,并没有他的得意那么得意,但他并不对人诉苦,或许出于坚强,或许出于自尊。有一个夏天的午后,施意外地感伤,突然说起他幼年丧母,一辈子都是农民的父亲,辛苦地一人带大三个孩子,并且把他们一一送入大学。再过一年多的时间,年轻的律师事务所关闭。施落地于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行头变得无比庄重,羸弱的小身段,硕大的公文包,一身笔挺的西装。从那时以后,他一路春风得意,通过相亲认识了一个出身城市小知识分子家庭的姑娘,在女朋友的同学聚会上,他一一亲切地询问女朋友的同学们在哪里工作,然后一一告知他们,我认识你们的领导,且很熟悉。自此后,施忙着赚钱和结婚,和朋友们联系减少,到最后,全无消息。三年后,报纸上一则隐去全名,但留下事务所名称的报道称,该大型律师事务所律师施某,因为向当事人索取大量财物,被吊销律师执照。2.童以及漂亮女生童。大学老师,有一双童话里公主的眼睛——可惜面孔尖瘦,下巴突出,还有一嘴淡黄的暴牙,残酷地抹杀了这双美好的眼睛。而且,他奇瘦无比,手脚纤细,看上去十足的古怪。但是,童是个半文学青年,对于他而言,所有的作品和作家,都有一种实用性——作为谈资,能吸引众人的眼球,以及小姑娘的盲目崇拜。于是,童虽然其貌不扬,为人吝啬,但总算在二十五岁时破了身。童的女朋友是摄影系的女生,娇生惯养,勇于冒险,热爱艺术,但更热爱艺术家。在童之前,童的女友来往的便全是著名作家和画家。一日在网上突然阅读到一篇童的文章,便直接找到了童,要求约会,当天晚上,就睡在了他的宿舍里。睡到半夜里,电话突响,女友接了电话,飞速穿好衣服,告诉童要去见一个男人,潇洒地挥手道拜拜。后来,童得知女友和他认识时,正在和作家男友分手,童立刻大喜,建议女友把前段爱情故事写成小说,人物就用原名,可以引起争议,有良好的市场价值;每一章节前引用一句大师的名言,这些引用必能起到让她的小说文学升值的作用。女友觉得这建议甚好,可惜折腾了几天又觉得辛苦,觉得自己有时间更愿意献身于作家,而不是文学。童和女友为此把家里所有的易碎品都砸得粉身碎骨。结果,两人泪流满面,握手言欢,再也不提文学。这时候,就该提婚姻了。童的家长第一次见未来的儿媳妇时,送了几百块礼金,出门时下着大雨,童本着热爱艺术的心,要求逛音像店,把那些礼金全部换成他想收藏的大师作品。家庭富足的女友看了他一眼,一一照办,脸色阴沉。出了音像店的大门,女友匆匆忙忙一句再见,自己冲进雨里,跳上了出租车。而童身无分文,只好在店门口的台阶上发呆。几天后,童忍不住打电话抱怨,女友冷静地听完,说,我躺在床上发高烧,还得替你的钱包考虑?话音未落,电话挂断,从此以后再无音讯。3.牛牛这个原型,身份隐去。他比我小几岁,是个清秀的小男生。自我们认识至今,已过七年。初识时,他不过是个大学男生,面孔白皙,眼神单纯,见生人时,脚不由自主地擦地。有恋母情结,喜欢周末和妈妈逛商店。喜欢城市美好的物质生活,喜欢跑车,喜欢阿迪达斯。有民族主义情结,一听到日本就情绪对立。顽固且保守,地方主义者,家乡以外的地方通通鄙视。对民谣的知识,远远超过对专业知识的了解,成绩永远一般,大学四年级差点当掉,却当上了学生会主席。我在家写作几年,不与人交往,一出门就开始害怕时,一些夜晚,是他骑车带着我逛遍整个城市,一些白天,我情绪沮丧失控,是他逃课陪伴我一遍遍地散步直到筋疲力尽。当我想出门买书买碟,却不知道怎么跟营业员说话时,是他一次次赶来,帮我跟营业员沟通。他是妈妈的乖儿子,老师的好学生,老板的好职员,姑娘的好男友,我的好弟弟。在性格上,他和离经叛道的牛牛没有关系。但牛牛的塑造过程中,我需要用对他的亲切感,来培养乐蓓和牛牛的感情。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物来源 偷 小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