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14 11:3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允泽回到汉城 当爱已成往事 朱星辰

允泽回到汉城就迫不及待的给哥哥光泽打电话。自从父亲母亲去世以后,兄弟俩就被叔叔马镇抚养。马镇一直单身,是个搓澡工,虽然抚养两个孩子很艰苦,但是生活却过得很快乐。哥哥光泽已经为老板开了很多年的车,允泽这段时间在部队服役,很久没有和哥哥见面,心中有些思念。光泽对允泽的归来并不是很乐观,他在电话里对允泽说:“还是在部队里好,管你吃,管你住,还管你衣服穿。”可是弟弟回来光泽还是很开心,两人约好回家一定好好喝一杯。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允泽家里换了住址,允泽就挂了电话。银波也是要回家的,她提着水果怯怯的回到家里,犹豫了一会儿,才小心的按了一下门铃。金波打开门,赶紧招呼妹妹进来:“爸爸也刚回来,尽管道歉就是了。”还没有看见爸爸,就听见爸爸浑厚又严厉的声音:“谁啊?”爸爸看见银波就怒气冲天:“你是干什么的?到这里来干什么?是谁叫你回来的?留下家长的话都不听的子女有什么用?快给我滚出去!”姐姐金波连忙在一旁解释:“爸爸,银波她知道错了。”爸爸依然没有消气:“就当我没有生过这个女儿,快给我滚出去,你没有必要留在这里!”妈妈也在一旁替银波说话:“啊呀,快给爸爸道歉啊。”银波被姐姐推了一下跪在地上:“对不起,爸爸,我错了。”爸爸仍然态度强硬,让银波离开家门。金波赶紧拿着银波买的水果向爸爸求情,并解释银波是因为脸被刮伤才耽误了相亲。爸爸仍然无法息怒:“让你回到家里你不回,让你去相亲你也不去,竟往你爸爸的脸上抹,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女儿。”爸爸说着把银波买的水果扔得满地都是。银波害怕得想马上离开,最后是妈妈和金波把全家人聚在了一起。银波坐在父母面前,默默地听着父亲训斥自己:“你毕了业应该回到家里住,这么大的人住在外面成什么样子?没有稳定的工作,也没有上学,我就是看不惯没出嫁的姑娘在外面自己租房子。”妈妈一面安慰银波,一面向银波解释爸爸担心她的原因:自己好朋友的女儿在外面和男人同居并且有了孩子。银波向父母保证自己在外面是要和参加教师聘任考试的同学一起复习,她一定会照顾好自己。银波继续请求父亲同意她搬出去住,爸爸坚决不同意,他给出银波最后期限:下星期一定要回家。马镇的日子一直过得很清苦,他自己也苦于没有一技之长,所以他一心想靠骗术从女人身上赚钱,这一次,马镇的目标是贤实的小姑——贞德。贞德是一个年过三十没有工作,也没有成家的老女人,一心想找到一个金龟婿,因此对冒充公司老总的马镇颇感兴趣。马镇以公司老总的身份请贞德在一家西餐厅里吃牛排,而光泽却站在马镇的旁边冒充秘书,一直饿着肚皮。马镇一边和贞德吃饭一边打电话,口出狂言:“那么先汇出去三十亿美金,然后往吴会长的账上汇二十亿。”马镇一边说,一边盯着贞德的胸脯,还答应送给贞德一辆进口轿车。贞德目送马镇离开,心里兴奋极了,庆幸自己钓到了理想中的金龟婿。马镇和光泽在回家的路上计划着怎样进一步骗取贞德的钱财,两人还因为分赃不均而起了争执。允泽也回到了新家,可是看见得却是一片狼藉。允泽把从外面买来的水果整齐地摆放好,祭奠起他的父母来,这么久了,尽管允泽没有条件去读大学,但是他仍然没有忘记父亲想让自己做一名教师的愿望。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马镇回到家里,他想给允泽找一份工作。还不知情的允泽被叔叔带到了夜总会。看到夜总会灯红酒绿的环境,允泽独自跑开。马镇没有办法,只好将家里的经济情况说了出来,希望允泽能够委屈自己,暂时在夜总会工作。允泽很想帮助叔叔,却又不想放弃自己和银波一样想当老师的理想。夜风习习,允泽伤感的坐在室外的台阶上惆怅的回忆着自己和初恋银波的往事:那个时候,他们一起读高中;一起在放学的时候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一起用手感受雨滴的清凉;一起凝视对方,向对方诉说他们的理想……他多想生活能够就此延续下去,没有任何痛苦,没有任何挫折。可是,岁月流逝,似水流年,生活已经被岁月侵蚀得面目全非。允泽想着,眼睛渐渐湿润了。夜更深了,此刻,银波按时来到自己工作的夜总会,来当助兴小姐,为了能和盛基在一起,为了她理想中的爱情,她不得不这样,不得不委屈自己让别人得到快乐。可是今天银波有些沮丧,因为她的眼角受伤了,老板不但没有安慰她,还狠狠地把她批评了一顿:“好好化化妆,不能让客人看出来!”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允泽回到汉城 当爱已成往事 朱星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