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08 14: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梧桐】玉米熟了 (小说)

幸运时时彩 1 “昨天掰的玉米猪都吃完了,你回去拿两个编织袋,开上三轮车再带我去掰点吧。”从牌场上下来,兰花抬起头伸了个懒腰,狠狠呼吸了口带着庄稼清香的清新空气,对跟在身后的赵二说道。
  “昨晚刚去过,今天再去会不会被老黑逮住?”赵二有些犹疑。
幸运时时彩,  “没事,老黑家离水塘那么远,他不一定会知道,再者,即使发现,他也不会想到咱们会连着两个晚上都去的。”兰花自信的说,好像熟读过孙子兵法。
  “那好吧,那你先往前走着,一会儿我赶上你。”赵二回答道。说完,扭头拐进了一个小胡同。
  兰花继续沿着刚刚铺好的水泥路向着岭上水塘方向走去。
  近几年,自从国家实施“村村通”工程后,黄庄村的道路状况的确有了很大改观:先是村里的主干道、家家户户门前的街道,很快铺成了水泥路。一改往日土路的尘土飞扬,村民民甚是欢喜。前段时间,连通往田地的主干道也铺成了水泥路。正值盛夏,村民又找到了乘凉的好去处。晚饭后,三三两两的人群向岭上走去,在大自然赐予的凉风中或大声唠嗑,或广场舞起来,好不热闹。不过,此时已九点多了,乘凉的人群早已散去,岭上的大地又重新在夜幕下回归静谧,静的只剩蛐蛐儿等虫子的叫声合着微风吹过庄稼的沙沙响儿。兰花,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这个土生土长的庄稼人,在广阔的大地的黑幕的拥抱下,她获得了难得宁静,终于有时间想想自己了。她想到自己年轻的时候,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圆圆的脸上一双又黑又大的眼睛,那时,是村里数一数二的花儿了。然后,在她最美丽的时候,她嫁给了村里的一位老师,只是美满幸福的生活只持续了几年,她那至爱的丈夫因为惧怕计划生育服毒自尽,留下了她和三个孩子。那是她第一次品尝生死别离吧,抱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她哭干了泪水。两年后,在家人的安排下,她改嫁给了村里一个因家境贫寒未婚的男人,那男人大她八岁。起初待她还算不错,只是眼看传宗接代无望,他便开始在失望中开始变的游手好闲。兰花在破败的生活中学会了坐牌场,然后认识了赵二,一个有家有孩但却能给他一丝温暖的人......来不及感概生活,身后三轮车的响声把她拽回了现实,赵二了赶了上来,她开始继续想她的猪与玉米。车在她前方停住,她翻上车,扶着车栏站好,赵二开车向水塘玉米地驶去。
  水塘这块玉米地虽说临近黄庄,其实是隔壁夏庄村的。当年在学大寨,大兴水利,建设高产稳产田的号召下,黄庄公社决定在岭上的农田中间修建水塘灌溉农田。水塘占地四亩,深10米左右,好不壮观,但因工程庞大,仅仅依靠黄庄村民无法完成,经与夏庄公社商量,两村决定联合修建,夏庄公社的条件是将水塘周围的田地划给夏庄。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工程停掉了,只剩水塘独自干涸着,偶尔下点雨,也只是养活了水塘地面的野草。如今,当年挖水塘的土依然在水塘周围堆者,独自突兀在庄稼地,诉说着这段历史。不管怎样,这片田地自此就属于夏庄了,几经分田后,现在属于老黑家。
  老黑是个本分的庄稼汉,深知这几亩庄稼地离家太远,从来都是种秋庄稼以便和大家一起收割,这样被偷的风险就会相对小些。今年种上春玉米也纯属无奈。黄庄村隶属丘陵地带,贫瘠的黄土地十年九旱,遇到大旱,基本是颗粒无收,白白忙活一年,好不凄凉。这几年,村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宁愿外出打工,也不愿守着几亩薄田受穷,除了老一辈的人对庄稼地依然怀着深厚的情感坚持耕种外,大量的土地或是被种上果树等经济作物,或是闲置。鉴于此,土地流转悄然兴起。去年,衣锦还乡的阿三看中了水塘附近方圆五百亩的田地,以每亩每年500元的价格承包,村民甚是高兴,因为终于可以实现旱涝保收了。可是,眼看到了播种的时候,阿三还没有动静,正在大家纳闷的时候,消息传来,阿三涉嫌经济诈骗被拷走了。按照合同,这些地又成了个人土地。不忍大好田地荒芜,老黑就将自己的田地种上了春玉米,没成想竟碰上了难得丰收之年。在充足的雨水滋润下,玉米长根深叶绿,粗粗壮壮,一个个棒子饱满的像快要撑破了皮儿,露出金黄的丰收的景象。因为是春玉米,比着秋玉米足足早熟了一个月!自是惹得庄稼人羡慕嫉妒!老黑得了500元合同钱,又赶上这喜人的收成,自是高兴的合不拢嘴!
  今天上午,他吃过早饭,抽着旱烟袋,不知不觉又转到了玉米地。谁成想,玉米竟被掰走了一大片!老黑气得直蹦!在农村,成熟时节,如若地里少了几穗玉米,那定时谁家尝鲜掰了去,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整整少了一大片!这就是偷啊!老黑仔细查看着被偷的玉米,发现地里有两样鞋印,田边还有三轮车的痕迹,他确认这是实现准备好的偷,是不可原谅的偷!他发誓一定要抓到偷玉米的人!
  从夏庄到水塘,需要翻过一个有小溪经过的深沟,沟里种满了参天的杨树,沟两边的野草有半人多高,伴着各种鸟的叫声,一个人走起来总是有点吓人,特别是天黑之后,更是鲜有人翻沟了。老黑,为了抓住偷玉米的人,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晚饭后,他毅然翻过深沟,来到玉米地。一人多高的玉米密不透风,不多会儿,汗水已经浸湿了他的汗衫,但是,他蹲在地里,一动不动,决心守株待兔。
  过了好久,远远的,老黑听到车响,他屏住呼吸,耐心的等待小贼入网。果真,车在自家地头停了下来,然后听到一男一女一边小声说话,一边钻进玉米地。怕惊扰了偷玉米的人,老黑没有打开手电筒,而是循着声音,悄悄匍匐着朝有响声的地方爬去。兰花赵二掰的起劲,并未意识到有何异常。突然,兰花感觉自己的一条腿被什么东西死死的拉住,无法挣脱,黑暗中,兰花吓的大声喊叫起来。
  “你是人是鬼?”黑黢黢的地里兰花惶恐的叫到。
  “好啊,终于抓到你了,敢偷我的玉米!!”老黑狠狠的说,语气略显兴奋。
  赵二被着突如其来的被抓吓的一时没有回过神儿,竟一动不动的站着。
  “赵二,不说话我也知道是你,狗男女,不要脸。”老黑不解气,索性骂了起来。
  此时,兰花和赵二发觉丑事暴露,颜面尽失,恨不得钻进地缝消失。
  “你俩别动,否则明天我把你俩的事情全部抖出去!”老黑一手抓着兰花不放,一手拿出手电筒。
  在黑夜的映衬下,灯光显得那样的无情,那样的刺眼。两人无计可施,只得跪地求饶。老黑拿出手机,拍照取证。然后,三人开始谈判,最终,赵二答应出300元作为给老黑的赔偿费与封口费了结此事。交了钱,两人开车仓皇而去。
  第二天,黄庄村的每道街的墙面上都写有兰花和赵二不要脸,偷玉米的大字.....
  很长时间,村里的人都看不到兰花。又过了一段时间,兰花终于出门了,她站在门口,脸上的淤血还未消尽。她见人就说,老黑冤枉人,她根本没有偷玉米……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梧桐】玉米熟了 (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