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20-01-05 06:3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轻风云朵朵_武侠仙侠_好文学网

王屋山,悠月谷,逸轻风和云朵朵跪在一座新坟前痛哭不已,耳畔响起逍遥神的话,“程老爷子说他女儿右耳后有个小铜钱般的胎记,她真的是你们的娘,是你们的亲娘……。”在他们身后的是轩辕紫静和程嫣然,知秋见雪和轩辕神通就在不远处的大树下摇头叹息。程嫣然道;“她之所以不认你们,可能是希望你们不要学你们父亲。”逸轻风道;“母亲临终前为什么说父亲祸害天下,又为什么不说出父亲是谁?”云朵朵沉默抽泣,程嫣然道;“她是故意放你们离开的,也是故意安排你们杀死白莲教所有人的,我发现,除了我,在此之前白莲教上下的所有人都中了“七绝散”,这种毒无色无味,平时是没有什么影响,只要剧烈运动,便会毒发,然后窒息而死。能在所有人饭菜里下毒的只有教主一个人,就在你们逃的走那天夜里,她告诉我,我不说她的私生女,只是……只是她在山上捡来的。”说着不禁也痛苦起来,一旁的轩辕紫静安慰她道;“程妹妹,你不要哭了,你还有我,以后我就是你的亲姐姐了,成么?”程嫣然哭着点头。 云朵朵耳朵微动道;“大哥,有高手朝这边来了。”逸轻风会意道;“恩”顷刻间有三名劲装大汉来到坟前,说道;“逸少侠,云少侠,我们是奉锦衣卫大党头何白首之令,请二位少侠到京城锦衣卫一叙。”云朵朵道;“我们不去,请你们自便吧。”那人呵呵陪笑道;“我们大党头说了,二位少侠慷慨大义,一定回去的,因为你们一定想知道谁是你们的父亲,哈哈,哈哈。”另一个劲装大汉道;“二位少侠,请即刻动身,我们先走一步。”说着扬长而去。 逸轻风和云朵朵等人一起来到了天机老人的逍遥庄,经过一番商讨,兄弟二人还是打算前往锦衣卫,决定查清楚自己的身世之谜。知秋见雪慷慨激昂,非要陪同二人前往,轩辕紫静和程嫣然也非要前往,二人怕两个女子路上有所闪失,就让她们留在了逍遥庄,路上遇到蜀山七神,他们没有言明要跟随前往,但七人一直在暗中保护,每当他们三人来到客栈或者大庄大镇的店上,总是有人安排好了行程上的一切衣食住行,他们问起来,店主同样说有位锦衣卫大爷给你们安排好了,就是不说那人是谁。他们不知道的是,自他兄弟二人走后两个红颜也跟着去了京城。 这时,已经是深秋,秋高气爽,黄叶飘零,知秋见雪去了望月巷拜见他的金兰长兄,逸轻风兄弟二人来到了京城的朝阳大街,大街之上车水马龙,各种叫卖之声络绎不绝,二人在一家裁缝铺订做了几件过冬的衣服,出得店来,见正对面有家“云来客栈”两人准备进去吃饭,一个声音道;“二位少侠既已来到京城,望请早日来锦衣卫坐坐,我们大党头可是如盼甘霖啊。”云朵朵道;“我们自由自在,容不得你们的胁迫,我们玩够了自然会去。”那人陪笑道;“是,是,小人不敢。”再看那人打扮,只是一个不伦不类便装男子,两人心中明白邀请自己兄弟二人的一定是个极有来头的人物。 次日一早,逸轻风兄弟和知秋见雪三人,便去了东厂锦衣卫,还未到门口,几个锦衣卫打扮的劲装男子已经在门口相迎。三人来到正厅,立刻有人奉上茶来,云朵朵端起来喝了一口,原来竟是极品铁观音。一个身材魁梧,满面英气的中年人走进来道;“二位少侠,督主有请二位,知秋大侠请稍待。”云朵朵道;“你们督主是谁,好大架子,这是我们的好朋友,为何不能同去?”那人道;“督主有令,他人怎敢违逆。”知秋见雪道;“你们督主可是曹正?”那人道;“实在不能相告。”逸轻风道;“你们锦衣卫是朝廷的人,我们江湖草莽,能有机会一见,实是万幸,请带路吧。”三人转过花园,绕过三舍四殿,来到一座宏伟的殿宇,上面匾额上正是“锦衣卫议事厅”二人进去后,刚刚那人慢慢退出,巨大的屏风之后,一个浑厚的声音道;“来了,进来说话。”这浑厚的声音背后又有股阴柔之气,让人很不自在。二人走了进去,迎面而来的一副壁画,画上是一个老皇帝身后站着两个七八岁的孩童,那孩童竟然也是皇帝装束。壁画前面正立着一个锦衣华服的黄袍男子,那男子背对着逸轻风和云朵朵二人,此刻他慢慢转过身头来,只见他黄袍加身,头戴金冠,看装束倒像是个王爷,这人看上去四十来岁年纪,面如冠玉,嘴上无须,两鬓头发倒有些花白,二人均是感觉这人眼熟,眉宇样貌似乎在那里见过,此刻心下大惊,倒是很像自己?云朵朵发问道;“你是?”那人呵呵笑道;“都长那么大了,好,好啊。”逸轻风道;“请问尊驾是谁?”那人道;“你们不是很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么,我,我就是你们的父亲。”云朵朵道;“那你姓字名谁?”那人呵呵笑道;“我,我是魏忠贤。”“啊”两人同时大惊,逸轻风道;“可魏忠贤是宦官,你怎么可能是魏忠贤,我们的父亲怎么会是魏忠贤?”魏忠贤道;“此事说来话长。” 魏忠贤道;“当年我出师名门,一心想要在江湖上闯出名头,后来结识了你娘,再后来我被曹正那阉狗利用,净身时我已经二十几岁,之后听说媛青生了你们,我怕连累你们母子,就改名魏忠贤了。”逸轻风道;“我娘之事你为何不早早告诉我们,分要等到现在?”魏忠贤道;“男子大丈夫,要立足天地间,死一个区区妇人,那又怎样。”云朵朵道;“你不是人,你没有感情,你是个恶魔。”魏忠贤哈哈大笑道;“没有感情,如若我没有感情,上天会给你们安排那么好的机缘,让你们都拜在名师门下,又让你们名扬江湖,是我,是我给你们安排了所有机缘,直到现在的盟主之尊。”两人此时如梦初醒,一切的一切原来都只是一个骗局。 魏忠贤道;“呵呵,孩子,别傻了,我现在已经贵为九千岁,十日之后便是那昏君朱由校的生辰,到时候你们……。”话题一转又道;“只要你们俩利用盟主之尊合我们父子三人之力,将来整个天下都是我们的,等我做了皇帝……,那百年之后,你们不就也是皇帝么,哈哈,哈哈。”云朵朵道;“我们没有你这样的父亲,我们不会和你为伍的。”魏忠贤道;“逆子放肆。”一掌将一把檀木椅子劈成碎片。逸轻风和云朵朵对视一眼,二人同时向魏忠贤攻去,逸轻风金丝带猛力击出,云朵朵精钢剑出鞘,魏忠贤硬生生的将两件兵器死死抓住,手上运劲,金丝带寸寸断裂,精钢剑应声而断。逸轻风失声道;“空手入白刃。”魏忠贤运气双掌,往前一送,将二人震飞出去。锦衣卫迅速到来,七大党头一一现身,二人朝门口冲出,大党头何白首一招拖泥带水,抓向逸轻风胸口,他使出凌影步法,险之又险的避过这招,心中自叹不如,这世上果真天外有天。三党头和四党头围住云朵朵,他使出浑身解数,竟然无法脱身,魏忠贤道;“逆子,你俩回去面壁想想,再来见我。”随即发号施令道;“放他们走。”二人展开轻功,快速离去,魏忠贤用千里传音道;“回去看看你们的恩师吧,我会派人赶在你们到达之前,探望他们。” 二人来到落脚的福来客栈,原来知秋见雪已自行回去,二人把魏忠贤如何要挟他们加入,又如何虎口脱险,又如何说要拜访自己恩师的话一一说了,只是将自己二人是魏忠贤儿子的话省去,知秋见雪道;“事不宜迟,即可回去逍遥庄与群雄商议对策,在想法子通知你们俩的师父,让他们提高防范。三人趁着月色,飞身上墙,离开了京城。这日在河北保定府又遇到了寻他们的轩辕紫静和程嫣然,于是五人同行赶往逍遥庄。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轻风云朵朵_武侠仙侠_好文学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