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08 14: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拆来的新娘

过年的时候,田龙去姑妈家里拜年。回来之后,觉得受了刺激,三天没有出门,也没有吃饭,宅在家里睡大觉。原先的几个单身哥们喊他打牌也毫无兴致,把父母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田龙姑妈家就在隔壁村,那个村离工厂近。原先,总是听姑妈抱怨那个工厂,噪音大,粉尘多,在那里生活硬是要短阳寿。可是,近年来,姑妈很少抱怨了。他们获得了工厂的环保赔偿,在城里买了商品房了,作为表弟的婚房,已经装修布置了。
  田龙就是受表弟结婚的刺激。表弟的个人条件根本无法跟自己相比,可是,新娘却是田龙一直喜欢的妹子——杨巧玲。而自己的婚事,却一直没有着落。就是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一般,妹子看不上。而姑妈家那个表弟,就因为隔壁的工厂的环保补偿,有钱了。
  这工厂是一个国有大型企业,这些年着实红火,于是,厂里不断有新厂房耸立,厂房四周伴有绿树花草,厂里的人们更是丢下了摩托车,开起了小汽车。工厂外的乡村,就是田龙姑妈那个乡村,跟着也矗立着不少楼房,丢下了单车,开起了摩托车。工厂的红火也带动了周边的农村,共同踏上了富裕的路途。
  这工厂有了积累,酝酿着进一步扩张。此风一吹,村子里就有了动静,也在酝酿着如何借扩张搞扩张,即借工厂的扩张,把自己的状况也房屋也扩张一番。然而,这只是“风”,只是一种可能,而且,具体扩张会涉及村里的哪片土地,还有待落实。于是,村里的人开始请工厂的人吃饭,打听详情。工厂的人当然也不是谁都知道详情的,于是又相互打听或托人打听则个。
  经打听,田龙姑妈家附近的位置明确要征用的。姑妈就喊田龙来帮忙搞装修。一夜之间,田龙姑妈这个区域里的房屋全都披上了瓷质外衣,倒是让整个村子添色不少,让人想起了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村里是“满村尽带‘黄金甲’”。
  田龙姑妈家,风光的不只是房屋的外部,屋子里面也极尽奢华搞装修。田龙表弟没过门的媳妇,也支援了钱搞装修,恨不能把个房屋变成皇室宫殿。整个客厅、卧室的地面全部铺上了花岗石,墙裙穿起了各式各色的“花裙”,卧室的墙上还粘上了墙纸,卫生间则整个由地到顶全副瓷装,甚至把个猪栏屋都铺上了地板砖。结果,那几头猪一时间很不适应,接连滑了好几跤,哇哇直叫。
  半年之后,验证了工厂征地扩张的事实。田龙姑妈家在征用范围之内。姑妈家开始搬迁,表弟住到了城里的新房,姑妈则暂时搬到了田龙的父亲家过渡。
  田龙姑妈家是幸运的。也有人不那么幸运,没有在征用范围。这些村民,当时对于房屋是否征用是没有把握的,因而对于是否装修,或装修到什么程度,都是很难决定的事。有的想,装修吧,反正东西贴在家里,没有任何损失,万一不征用,还是自已享用;但是,没有得到确切的信息之前,是不会“武装到牙齿”的,更不会像田龙姑妈家那样让猪来享这个“福”的。但不管怎么说,赌的成份还是有的。村里的人总不能看着财富,看着这千载难逢的机遇,白白的从身边溜走吧。于是,村里的人们绝大多数把房屋进行了装修,也就装饰了自已的梦想。然后就是期待。这期待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煎熬。因为,很多事情是多变的,就象男女的恋爱,没有结婚前,总是担心对方变卦。所以,期待久了,就有些焦虑和不安。
  田龙姑妈家把家具搬了过来,也拆下了应急装修的瓷片。其实,姑妈家在装修时,就已经作了“伏笔”,装修时,水泥量很少,几乎是沾上去的,为的是获得满意的评估结果,获得优厚的拆迁补偿。在拆迁前,就可把那些墙上的瓷片、地上的花岗岩重新取下,待下次住安置房时可再次利用。
  田龙姑妈看着田龙家里的房屋不舒服,太寒酸,就把拆下来的花岗岩地板、瓷片给他家里里外外贴上,顿时,田龙家的房屋就漂亮多了。后来,别的人家也学着田龙家那样,把拆下的装修材料用上了。结果,田龙这个村里也跟着漂亮起来了。但是,墙上那些个“拆”字,使得村子像一个被征用拆迁的村子了。田龙望着这些“豪宅”“别墅”上的“拆”字,无奈地笑着。
  又是过年。田龙姑妈给田龙带来了一个妹子,长得不比杨巧玲差。田龙很满意,就是不知道妹子什么态度。姑妈带着妹子一家看田龙家的房屋,从脸上的笑容可以看出,对装修比较满意。看到房屋外面墙上那个硕大的“拆”字,更是笑得合不拢嘴。田龙本想解释一下,说那个“拆”字是姑妈家带过来的,但是,觉得不好说,说穿了就知道自己家里的底细了。
  过年之后,妹子家里来消息了,同意办理结婚登记。条件是,在城里买一套新房做婚房。田龙喜出望外,于是向姑妈借钱买房。
  喜出望外的不止田龙一个人,村里几个老大难单身兄弟也都有了女朋友,准备结婚了。
  新婚之夜,田龙和新娘借着喜酒的酒力,畅想着美好的生活,充满着甜蜜。晕晕乎乎间,田龙傻问:“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新娘开始说喜欢田龙的帅气,后来说:“我妈说,你们村里是工厂征用拆迁的对象,拆迁补偿很高的,一辈子不愁了!”
  田龙恍恍惚惚地说:“真的?我们村要拆迁?”
  新娘说:“你们村里的很多房屋的墙上不是写了‘拆’吗?你们家墙上不是也写了吗?”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拆来的新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