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08 14: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当小人遭遇小人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小人,而且是无边县防火办有口皆碑的小人。
  认真反思一下,我这个响当当、段位还不算低的小人,却敌不过另外一名小人。与那位领导级小人比较起来,我真的有些自惭形秽、相形见拙。
  我原是无边县政府后勤的一名专职司机,给几届副县长开过车,后来作为副主任科员,调到县防火办任常务副主任,负责防火办的日常工作。
  说老实话,开车我是个内行,搞防火工作我可真的是一窍不通。不光是防火,估计其它工作我也不行。但是,我有一个最大的特长,那就是惟命是从,领导说啥就是啥!领导叫我往东,我决不往西;领导叫我打狗,我决不撵鸡;领导说张三不行,我决不会说张三是能人。我总结的做人准则是:当好应声虫,好处不离身。
  调来县防火办工作后,我是紧紧围绕分管领导明副局长的意思办事,他叫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过任何的违拗言行。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明副局长居然是个没有担当精神的领导,老是害我出丑卖乖。
  今年3月,我们防火办接到110转报,说是西城镇发生森林火灾,驱车陪明副局长到现场一看,山火大得很!明副局长一面督促西城镇的领导,安排扑火队员上山扑火,一面吩咐我给森林公安局打电话。然而,公安备勤电话没人接听,估计备勤民警也被派出去查火灾案件去了。明副局长让我给森林公安局长程宝康打电话,我一拨打程局长电话,通了,但却被挂掉。明副局长吼叫:“再打!”我只好再打,又接通了,我刚说了半句:“我是防火……”又被程局长强行挂掉。明副局长再吼:“再给我打!”我再打,还是被挂掉。我气得将程宝康的电话号码放入黑名单,发誓永不跟他联系。
  这事并不算完。
  我回到办公室一说,老吴似乎比我还愤懑,他立马写了一篇帖子发到“无边论坛”,批评森林公安局长程宝康不该挂掉防火电话。帖子发出后,程宝康气得嗷嗷叫,找明副局长诉苦,说他那天休周末,在医院打针,所以才挂掉电话。明副局长听完程宝康的诉苦后,气冲冲地来到防火办,进门就吼:“昨天明明是周末嘛,你给人家程局长打个什么电话?凭什么发帖子批评人家?”
  老吴听到这话,就有些不服:“电话不是你让储主任打的吗?作为森林公安局长,防火期内不接电话,就是不作为嘛!”
  “我哪晓得昨天是周末呢?”明副局长小声争辩着。
  “那电话总是你让储主任打的唦!”老吴兀自愤懑。
  这件事过后,平静了三个多月。
  昨天,局里召开“护林保绿”专题会议,我因为向分管领导明副局长请了假,在外地办事儿,便委托老吴替我参加会议。会上,来局长狠狠地批评我:“防火办储主任哪里去了?作为一个副科级领导,到哪里去连个假都不请,干什么去了?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明副局长不吭声,也不替我说明情况。老吴弄不清楚我到底请没请假,没法替我辩解。会后,老吴打电话问我,到底请没请假?我说我向明副局长请过假了,也向办公室写了请假条。老吴便跟我说,你既然向明副局长请了假,他为什么不向来局长解释一下呢?
  老吴的话,让我感到很无奈,没想到明副局长竟然是那样一个人?
  像我这种惟命是从的小人,已经很不像人了。没想到明副局长那样的领导,居然也是一个不敢担当的小人,而且,而且比我还小人。
  我原以为,当小人遇到小人时,顶多是相互算计、相互坑骗、相互推责而已,没想到还有更高的修为!督促我打程宝康的电话,事后不认帐也就罢了,当面准了我的假,背后居然不敢认帐,这真是小人到了极致啊!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小人遭遇小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