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08 14: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雀巢】张三花的心事(小小说)

图片 1 半年多前,张三花从外地来到这个小城,在这之前,他到过许多地方,做过许多工作,但都没有做多久,到底是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
  他一直觉着自己怀才不遇,郁郁寡欢是他的常态,他经常标榜自己:二十几岁的年龄,四十几岁的心态。在他的眼中心中,全世界都亏欠他的,全社会做的任何事他都看不惯。
  这座小城虽不大,但市区内却贯穿着三条河,其中最大的一条是白浪河,近些年来城市改造亮化后被评为国家园林城市,沿河两岸景观设施齐全,人们都喜欢休闲在河边。张三花经常去的那个地段,是用木板在岸边向河面延伸打造了一个平台,平台靠水之处有粗壮的木柱,木柱之间用水管般粗的麻绳链接。此处经常有人在此观水、拍照。
  张三花每来到此处,不仅未给他带来好心情,反之情绪愈发低沉:河边不远处闪着各色灯光的居民楼里没有他的一扇窗户;聚在一起听业余文艺演唱的老年群里没有他的父母;一个个如花似玉款款而过的小美人们没有一个是他的恋人,更让人可气的是,有好几位年轻男女偎依在一起靠在木柱上甚至坐在绳索上晃悠,脸上尽显幸福之容,甚至隐约看到女孩那高耸的乳房在不停地颤动……哼哼,白浪河,这些娘们可真够浪的——如果那绳子断掉该多好!
  张三花的父母在生了两个女儿之后,顶着被超生罚款的压力,好不容易得了这个儿子,为了好养活,便给他起了这么个很俗气的女孩名字,可想而知,这个宝贝疙瘩被惯得没有样,学业无成,事业更是谈不上,不管儿子在外混的如何,父母总是牵挂着,这不,在前几天,父亲来到这个城市看望他。
  一天晚饭后,他为了让父亲也感受一下城市休闲感觉,便带着父亲来到他常来的这个地方,走到木柱前,迎着掠过河面凉爽惬意的微风,看着站在身边的父亲,一言不发。
   过了几分钟,他的手机响了,就在他转身走到一边打电话时,突然听到“噗通”一声,周边有人在喊:“有人落水了!”他回头一看,父亲不见了!他回过神来,几步窜过来,在众人的帮助下,他的父亲终于被救了上来,生命虽无大碍,但因为河水较深又不识水性,喝了不少的水,还是被人送到医院里留待观察。
  在病床前,有关领导和管理人员前来探望时,对张三花父子说,是绳索被人割了,只有在柱孔隐蔽处有一小股绳连着,这种行为不仅是破坏公共财产,更是涉嫌触犯“危害公共安全”之罪名,我们一定会通过监控查找到肇事者的。
  张三花吃了一惊,用慌乱的眼神瞄了一下说这话的人,深深地低下了头。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曾经做过什么。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雀巢】张三花的心事(小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