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08 14: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柳岸】发小情(微小说)

图片 1 吴旭雯和胡悦是两个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孩子,梳着羊角辫,疯得一身堂灰味儿地坐在第一排。两人直到初中都在一个班里,吴旭雯经常带些老家的土特产给胡悦吃,什么山胡桃啦,落花生啦,吃得满嘴喷香,让多少人心生妒忌。吴旭雯本子用完了,胡悦就送过去一本,还事先给写好她的名字。初中毕业那年,除了在各人的日记本里互赠礼留言外,吴旭雯把自己最心爱的一本像册送给了胡悦,而胡悦也把自己最珍贵的一本集邮簿送给了吴旭雯。
  毕业后,吴旭雯就直接在一家商场站上了柜台,胡悦则考了个师专,毕业后做了个小学教师。几年后两人都成了家,但是一有机会还是会相邀聚在一起,有时是节假日出游,有时是孩子们的生日。正因为如此,两家的老公也相处得很好,也能常在一起喝杯酒,品品茶了。
  后来吴旭雯那家商场被一个香港人收购了,职员重组后,吴旭雯也不年轻了,就下了岗,一下子没事做很不自在,托了些人也没找到什么合适的事。
  胡悦听说后找了关系,说是有一家做保姆的事,不累,待遇好,主人家是位画家,挺有名气,人随和,不问事,好相处,吴旭雯就答应了下来。去了后才知道前面的保姆因为家中老母亲生病,不得已才辞了的,吴旭雯觉得也能适应,就做了下去。不知道怎么感谢胡悦帮的这个忙呢。
  过了年,听说胡悦的儿子就要结婚了,房子是去年看准了的一个二手房,面积、地势、价格都可以,就决定买下了。
  可是女方托人带话来,说:“现在都已经是汽车进万家了,为了面子,还得要一辆车。”这下真的难倒了胡悦。
  “那女方陪嫁什么?”吴旭雯问道。
  “女方家的陪嫁是家具电器。”
  “这倒也算合理。”
  可是这钱都买房花的所剩无几,只够张罗婚礼的了。吴旭雯家是个女儿,几年前就出嫁了,也没什么负担。于是说:“阿悦,孩子结婚是个大事,千万别因为这事给搅黄了哦,我先给你凑个三万,等些时候会有贵人相助。”
  胡悦听了吴姐的话,自己老两口也硬着头皮,老着脸皮去东凑西借。没想到的是,竟然在半个多月后收到了一笔汇款,十五万,整整十五万啊,怎么回事?
  看看汇款人的名字,叫什么“无需问”,这哪是什么人名啊?琢磨了一下午,无需问,无需问……突然发现,不就是吴旭雯吗?
  “老实说,吴姐,你是从哪弄来这笔钱的。”
  “没偷,没抢,你就放心吧。”
  “那不行。你不说,就是孩子结不成婚,我也不能收。”
  “那好,我说,记得你给我介绍的那家做保姆的老画家吗?”
  “是啊,怎么样了。”
  “他两个月前去世了,去世后,我看到报纸上说,他在生前设计的两套邮票,一套是十二生肖,一套是大理风光,都升值到好几万。”
  “这有什么关系?”
  “你忘了,你送给我的那本集邮簿,里面就有这两套邮票啊。”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柳岸】发小情(微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