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08 14: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相亲相爱一家人

【一】
  
  听说顾三儿一家从外地回来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他,算起来我们已经二十多年未见面了,听村里人说他在外发了财,已经是一家大型装饰公司的老总了。
  三儿七岁丧父,十岁亡母,跟着哥嫂长大,没读过几天书,放牛倒是一把好手。
  三儿比我大四岁,与我妈不同姓,却管我妈叫姐,我妈便逼着我叫他“舅”,我从没叫过,固执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三儿,三儿”地叫得山响,三儿不气不恼,总是“哎,哎”地应着。
  三儿有了“舅舅”这个“名分”,对我很是照顾,村里如果有人欺负我,他立马就会赶到,把欺负我的人狠狠地揍一顿,那时候乡下孩子多,互相打架不稀奇,打了也就打了,没有家长上门找麻烦,于是,这个“舅舅”便成了我的保护神。
  十一岁那年暑假,我去河边洗衣服,见柳树下系着一艘小船,觉得很好玩,便解开绳索,爬到船上玩,可那天风很大,小船被风吹到河中心,我急得直想哭,正好船主家的儿子李国看到了,李国游泳把船拉上岸,同时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我咽不下这口气,找三儿告状,三儿耷拉着脑袋说:“李国二十岁,我才十五岁,打不过人家。”我哭了。三儿见我哭,急得用手抓着头,突然大声说“有了!”我吓了一大跳,止住了哭声,惊恐地问他有了什么。
  三儿去屋里拿来纸笔,要我写封情书,我问什么是情书,我不会写,三儿说他教我写,于是三儿说一句,我写一句,写完了,他让我在下面的落款处写上他表姐“王海娟”的名字,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问他他不说,只好照写了,写好后,三儿神神密密地把信揣进怀里,边往外走边说:明天你的气就消了。
  第二天大清早,生产队的大喇叭便开始报:“李国昨晚偷生产队的牛草,被小队长王玉柱抓了个现行,李国这种偷盗行为要不得……”
  原来李国喜欢顾三儿的表姐王海娟,但王海娟对李国没感觉,李国不死心,还三天两头往王海娟家跑,被顾三儿知道了,三儿叫我写的那封信就是冒充王海娟约李国晚上去生产队牛棚见面,当天晚上,三儿趁李国在房里洗脚时从窗户里把信丢了进去,然后他又跑到小队长王玉柱家,说发现有人去牛棚里,可能是偷牛草。
  李国本来是站在牛棚外面的,外面风大,见王海娟还没来,便想进牛棚找个地方坐坐,顺便避避风,没想到被小队长抓个正着。
  我和三儿躲进柴堆角,棒腹大笑,笑得肚子都痛了。三儿问我气消了没有,我说消了。
  三儿很聪明,虽然没上过几天学,却能把评书《水浒传》演绎得有板有眼,还很会唱黄梅戏,这些他都是从收音机里学来的。
  有一天,队上来了个算命先生,三儿说,算算命,转转运,三年不生灾,四年不害病,他问算命先生他哪年娶妻生子,先生掐指一算,说:“别人生儿你享福!”他高兴得手舞足蹈,给了先生五块钱,先生走后,大家告诉三儿,其实那命不好,是说他以后娶的是二婚头,他跳起脚,准备去追算命先生,找他算账,被大家拉住了。
  
  【二】
  
  刚走到村口,便见到有些发福的顾三儿,他没有我想象中的腕儿模样,穿着很随便,我愣了下,不知道该叫他啥,犹豫了半天叫了声“顾总”,他也愣了下,很快缓过神,打趣道:“时间真不是个东西,怎么把我们的‘黄毛丫头’都变成‘黄毛大婶’了呢?哈哈哈,不许叫总,快叫‘舅舅’”。
  “‘舅舅’这词对你来说永远都只是个名分,别指望我会叫!”见他还如从前,我也不再生分了。
  我问他几个孩子,他说四个,我说最小的是儿子对不对,他说不对,最大的是儿子,啊?建筑施工队啊?可真能生!他说儿子二十七岁,大学毕业后留在武汉工作,另外三个都是女儿,最小的才七岁,上小学二年级。
  我扳着手指头算了又算,不对啊,二十七年前,他还是光棍,还没出门打工,怎么会有儿子呢?难道真如算命先生所说“人家生儿他享福?”,这事,三儿不说,我不便多问。
  到了三儿家门口,三儿对着屋里叫:“娘,媳妇,丫丫,你们都出来,我妹子来了。”娘?三儿的娘不早死了么?想必是他岳母吧?
  只见一个中午女人搀扶着一位八十岁左右的老太太从里屋出来,后面跟着个小丫头,一蹦一跳的,模样像极了三儿。“娘,您陪我妹子坐会,我与媳妇去弄些菜回来,中午留妹子在家吃饭。”老人应了声便拉着我的手坐下说:“闺女啊,三儿夫妇俩真是好人呐!”夫妇俩好人?难道她不是三儿的岳母?
  “我是贵州人,老伴早年去世,无儿无女,1992年,我与玉兰,也就是三儿的老婆,在同一家医院工作,她做护工,我打扫卫生,玉兰也可怜,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却带着个孩子,孩子是他哥哥的,她哥一家惨遭车祸,只剩下这个三岁的孩子,玉兰从小无父无母,跟着哥嫂过,哥嫂没了,孩子只好归玉兰抚养,白天玉兰护理病人,没空照顾孩子,孩子便经常跟在我后面,我的时间略微宽松点。
幸运时时彩,  “有一天,三儿在工地上出事了,一段横木掉下来砸在三儿的脚上,造成粉碎性骨折,当时三儿就住在我们医院,因为三儿家离得远,无人护理,医院就让玉兰去照顾三儿,玉兰把三儿照顾得很周到,没事时,玉兰便陪三儿聊天,两人惺惺相惜,同病相怜,三儿出院后他们便确定了恋爱关系,三儿把玉兰的侄儿视如己出,并且说结婚后响应国家计生政策,不再要孩子。
  “他们结婚后,玉兰的侄儿也上学了,可有天晚上,他们的租住屋门前有孩子的哭声,打开门一看,有个用被子包着的弃婴,他们抱起孩子一看,是个女孩,他们想着自己的身世,很同情,便收养了这个孩子,那时我已经六十出头了,医院嫌我年纪大了,便想辞退我,我本就是孤寡老人,也没地方可去,三儿便提出让我帮他们带孩子,说我带他的小,他养我的老。
  “三儿的公司越开越大,日子也越过越好,外面的诱惑很大,许多年轻的女孩子都想投怀送抱,可三儿从不在外面乱来,对我和玉兰还一如既往的好,第三个女儿也是个弃婴,他们夫妇说既然丢在自家门前,都是缘份,就要善待。这次二个大女儿没回来,在成都上大学,最小的丫丫是他们自己亲生的,玉兰意外怀孕,征求三儿意见,三儿说三个孩子都大了,如果玉兰想生就生下,他说他不能剥夺玉兰做母亲的权利。
  “我曾问过三儿为何那么多年都不要自己的孩子,三儿沉思了好久,还是告诉我了,他说他曾暗恋过一个女孩,但那女孩管他叫‘舅’虽然没有血缘关系,虽然女孩从未叫过他舅,但女孩很纯真,也很优秀,他一方面觉得配不上人家,另一方面也不想打破他们之间的那种纯真,美好,更害怕女孩会拒绝,所以,他把这段感情一直保存在心底,不曾忘记,也不曾提起,直到打听到,那女孩早已结婚生子,并且过得很幸福,他才决定要个孩子。”
  “娘,跟我妹子聊什么呀?这么亲热?”正聊着,三儿夫妇俩买菜回来了,我说:“哥,三儿,我想听评书,但不是《水浒传》,是你的自传,还想听你们夫妻俩合唱《夫妻双双把家还》。”只见三儿提着菜,在堂屋中间转了个圈,亮起嗓子唱起:“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相亲相爱一家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