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08 14: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请客

大春独自坐在酒店雅间,直愣愣地瞪着偌大的酒桌,服务员进来几次,他都以客人未到辞退。个把钟头过后,他刷开手机屏幕,把联系人一一过目,凡是生活在附近的哥们儿,他都邀请过来,半小时工夫凑了满满一桌。
  大家都知道,大春是“妻管严”,光挣钱不花钱,也从不吃请,以免回请。今天他请客,大家猜想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有啥事儿请大家伙帮忙就直说吧,别花钱回家没法向弟妹交代,这顿饭我请。”朋友里的大哥很有风度。
  “别介,你开出租也不容易,儿子要结婚了,正用钱呢,最公平的办法就是大伙均摊,大春除外。”朋友里的小弟也很看得开。
  “呵呵,我真是可悲透了。我以后恐怕没有难处了,今儿把哥几个请来,是有个喜事儿让你们与我一同分享。”大春笑着,如释重负的样子。
  “儿子定亲了?”
  “弟妹升职了?”
  “一定是老板给你小子加薪了,你是不是有私房钱了?”
  哥几个七嘴八舌追问。
  “服务员,上菜!先喝酒,喝酒!”大春咋咋呼呼,不理大伙的话茬儿。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服务员问要不要上饭。
  “上!”大春说完,举起酒杯,“来,哥几个举杯,今儿我高兴,都在最后这个酒里了。”
  大春一仰脖子,一杯酒下肚。
  “该告诉我们了吧?最后这个酒我们为你庆贺。”大哥提议。
幸运时时彩,  “对,为你庆贺!”大伙端着酒杯,目光齐刷刷聚在大春红扑扑的脸上。
  大春站起身,清清嗓子,一字一顿地说:“我离婚了。”
  话音落地,大伙面面相觑,举着酒杯的手,停在了半空。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请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