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10-08 14: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文学 > 正文

【山水】坐着火车去敦煌(小小说)

  从走进火车软卧车厢起,我就没给过林志炫好脸色看。
  林志炫是我心底里对他的称呼。真的,他长得太像林志炫了。也戴一副眼镜,下巴颏儿很尖,而且他们年龄相仿。
  林志炫却一直不太在意我的态度,将东西放到门上方的行李架上后,讨好地冲我一笑:“行了,我的大公主,我们将在这节车厢里度过14个小时,有什么吩咐尽管对我说。”
  我鼻子里轻蔑地哼了一声。你算老几呀?别以为妈妈让你陪我出来旅游,让你帮助我戒除网瘾,你一个通讯公司的小瘪三就不知天高地厚了,就可以对我颐指气使了。你也许还不知道姑奶奶的厉害,这一路行程,我倒要让你见识见识!
  包间里的另两个座位是一对老年夫妇,这会儿都冲我们友好地点点头。
  火车开动不久我就嚷着天太热,把上身衣服脱得只剩下个吊带背心,两只小兔子似的乳房晃得三个人都不敢睁眼睛。
  “不能吧?”林志炫目光闪烁地犯起傻来,“软卧车厢都安装的空调啊!我去问问乘务员……”
  我不置可否。他是否会与乘务员闹个不亦乐乎,不在本姑奶奶的考虑范围。
  当然,如果他们就此打起来那就更好了,谁让他充当妈妈的帮凶!
  其实,他比我也大不了几岁,但他好像业务很拔尖儿,就很受妈妈的器重,把他提拔到了中层干部岗位。我不知道此次去敦煌的创意是出自妈妈还是他,反正他们两个人是沆瀣一气,目的就是让我彻底离开电脑。
  可离开电脑,对于我简直就是世界末日。我哭,我闹,我不吃饭,最后气得妈妈一个巴掌打在我的脸上:“这事儿由不得你,必须给我走!”
  我恨妈妈!真的,自从她和爸爸离婚后,她身边的追求者就像苍蝇似的嘤嘤嗡嗡的,而妈妈对此也好像很得意。谁敢保证她没跟其中的一两个上过床?她那样不自重,干吗还涎着脸来管我?
  林志炫好一阵儿才回来,他告诉我说乘务员保证空调运转正常,言毕去调试车窗上方的空调按钮。我哼了一声,懒得理他。
  气氛有点尴尬。
  我闭着眼睛回想着自己的过去,爬在墙头等红杏、今夜我陪你、我是靖哥哥……一个个闪动的QQ笑脸在我的眼前晃,把我晃火了。
  “热热热!”我大吼起来,然后灵机一动、扇摆起黄色超短裙来。我知道我的蕾丝花边内裤一定会放出它应有的光芒!
  果然,我看见林志炫的脸红到了脖子根。那对老年夫妇中的男士把手抚在了胸口上。
  后来,那对老年夫妇去过道了,说是透透风。
  我大笑,一个仰八叉躺在了卧铺上,干脆让蕾丝花边内裤完全暴露在林志炫面前。
  结果,林志炫涨红了脸,最终还是叹息一声也去了过道。
  我没来由地哭了起来。说实话,我真的很想念那些“靖哥哥”们。
  晚上去餐车吃饭,我不顾林志炫的阻拦,把自己灌了个酩酊大醉。
  于是第二天早起,我为没能搅得他们睡不好觉而有些后悔,便又从包里掏出卫生巾折叠起来。
  三个人都把头扭向别处,而我就那么翻来覆去地叠!
  “下站就到敦煌了。”林志炫突然幽幽地说。
  他的话让我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心里又有了一个主意。
  林志炫站起来收拾东西,我盯住他说:“我要去卫生间。”
  林志炫想阻止我,可他看到我手里的卫生巾,说:“那你快点儿。”
  我白了他一眼。在乘务员关门之前,我机智地闪进了卫生间。
  我关闭了手机,心里乐开了花。
  15分钟后火车重新启动,我开机给林志炫发了条短信:“亲爱的傻哥哥,你安全地下车了吧?哈!祝你在敦煌玩得愉快。我将在终点站下车。旅游完了,你也放心地买票回家吧!拜拜。”
  出了卫生间,我又在盥洗室洗了洗脸,梳理了一下头发,然后才慢悠悠地漫无目的地返回车厢。
  结果在车厢尽头,我看到了一脸怒容等在那里的林志炫!
  下一站就是嘉峪关,林志炫不由分说拉我下了车,我一直想挣脱他的拉扯,但显然这回他是真的生气了,就是不撒手。
  “你凭什么拉我?凭什么?!”我的叫嚷引起月台上旅客的骚动。林志炫的脸上又现出尴尬。
  “你闹够了没有?”他正色地看着我,“别以为这个世界上就你是太阳,大家都得围着你转!为了帮你戒除网瘾,你知道吗?你妈妈不得不推迟一个商务谈判,并让我这个业务骨干抽出身来,专程陪送你,为的就是不让你再走那条路,患上自闭症!”
  “那是她自作多情!”我有点心虚。
  林志炫气得脸都几乎变了颜色:“她说她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执意不让我们坐飞机。她怕……她让我带你看看敦煌,看看莫高窟,想让你知道除了网络,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我们祖国的文化有多博大!她一直坚持没有再成家,也是担心你会离她更远!”
  “可是……”我哭了,“你有什么资格这样教训我?”
  “因为……我也曾经是你这样的人。”林志炫扬起了下巴颏儿。
  我定定地望着他,月台上的人都变得模糊了,唯有他渐渐清晰可亲起来……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山水】坐着火车去敦煌(小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