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诺言”

菊,姓冯,一个早到结婚年龄的大姑娘家了。尽管老爸是个堂堂的一乡之长,可就是没人肯娶她——因为她是个哑巴。 冯乡长私下里许下诺言:谁答应娶菊为妻,就给谁弄个正式工干。...

打皇帝屁屁故事撷趣

《带雨的云八十年感怀短文900篇》 第863篇打皇帝屁屁故事撷趣 讲个打屁股的故事,标题叫《打皇帝屁屁撷趣》。 屁股人人有又很重要还内蕴匪浅。不是有屁股坐江山的说法,屁股坐在...

【百味】爱上嫌疑犯大叔(小说)

小城市夜。 一辆亮着空车的出租车驶往郊外,副座对面贴着司机的免冠照和信息,姓名栏写着李伟。 上了一天的班,李师傅的面庞显得有些疲倦,而此时,收音机上播报着一则紧急新...

【天涯】同病(外二篇)(微小说)

同 病 老贺和老宁同住一个病房。老贺五十岁,老宁四十八。他们是同时手术后转到这个病房的。 一天,老宁问老贺:啥病呢? 老贺哈哈一笑:胃病。 老贺问老宁:你呢? 老宁皱起眉...

拆来的新娘

过年的时候,田龙去姑妈家里拜年。回来之后,觉得受了刺激,三天没有出门,也没有吃饭,宅在家里睡大觉。原先的几个单身哥们喊他打牌也毫无兴致,把父母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情人节礼物

天池大酒店,1314号贵宾房。室内温暖如春,豪华简雅,红木花架上一大束新置的红玫瑰妖艳妩媚,一只空空的红酒瓶静静的斜倚在花蓝上。房中间圆型浴缸里水色尤温,花瓣轻漾。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