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艺术 2020-01-16 02:4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幸运时时彩 > 艺术 > 正文

朱其:不存在一种中国式的当代艺术定义_艺术家

徐冰的天书实际上属于现代主义时期的达达主义

国内的学界及批评界目前对当代艺术的定义及其理解是混乱的,主要原因是对当代艺术的谱系不是很了解。尤其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激浪派、情景国际主义缺乏常识,故而提出了一些对当代艺术的想当然的解释,比如时间性、当下性和时代性之类。

对当代艺术一词使用存在混乱现象,比如将当代题材的作品、多媒介作品甚至抽象艺术、现代水墨都叫作当代艺术。有关当代艺术的理论混乱主要表现为:

1.将文革后30年的艺术都叫做当代艺术。从语言模式上,1980年代至少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上海1970年代末的抽象艺术,属于现代主义;伤痕美术实际上是一种当下政治议题的艺术,但语言是古典写实主义的,甚至连现代主义都不算。1980年代中后期,谷文达的水墨、徐冰的天书实际上属于现代主义时期的达达主义;1980年代末,开始出现一些波普艺术的形式,也只是属于后现代主义。1989年的现代艺术大展,很多装置、行为艺术属于达达主义,只有肖鲁的枪击行为接近相当于当代艺术萌芽的激浪派早期的偶发艺术。1990年代初期的观念艺术以及观念性的装置、行为和摄影,才是真正意义的当代艺术的形态。但像方力钧等人的泼皮绘画或者刘小东等人的新生代,属于当下题材的现代主义或现实主义,王广义的政治波普属于后现代主义,都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当代艺术。

2.所谓的当代油画、当代水墨、当代雕塑,并不是当代艺术,理论定义上是不成立的。强调艺术语言的媒介中心主义,本身就是现代主义的范畴,实际上,只要强调绘画、雕塑媒介,它就一定是现代主义的,也一定不是当代艺术,当代艺术在媒介上是一种总体艺术的概念,即在同一件作品中使用所有的媒介。媒介的语言特性也不是当代艺术的重点,当代艺术的语言核心在于内容的文本化和符号学的精神分析。

3.抽象艺术或者新水墨,属于现代主义,亦不属于当代艺术。

有学者提出,若严格按照西方的当代艺术的定义,可能中国就没有多少艺术作品可以算作当代艺术。因此,不一定依照西方的当代艺术的定义,中国可以自己定义当代艺术的指标。

问题是,要区分作为一个艺术史学定义的当代艺术,与作为一个理想口号的当代艺术之间的不同。作为一个理想性的口号,可以在没有一个真正独立的作品和观念体系出现之前,就提出一个旗号性的概念。但从艺术史学的角度,旗号性的概念是不成立的。所谓中国式的当代艺术目前仍只是一个旗号性的概念,这个旗号下并没有出现一个独立的原创的作品体系。

中国的现当代艺术基本上是借用西方的艺术语言或者模式,可能在语言形式、观念或题材上作了一些中国化改造,但整体上仍属于20世纪欧洲的先锋派体系。在此前提下,不可能使用了西方先锋派体系的语言模式,却不使用那一体系的艺术定义。事实上,并不存在一个所谓的中国式的当代艺术,因为尚缺乏一个自况性的内生的语言体系。虽然中国曾经有一个独立的文人画和书法体系,但这两个体系在20世纪产生的新水墨、新书法,并非是一个完全自洽的衍生物,中国艺术仍未在传统和现代之间建立一种自我生成的内生关系。

1980年代后期至1990年代前期,西方进入了当代艺术的后殖民主义阶段,但中国仍在进行水墨、书法的现代主义补课,这种补课虽然来得晚了一点,但仍是有意义的,至少发现水墨、书法还有很多可能性,有些方面甚至可以做得比抽象表现主义更好。文人画、现代主义或当代艺术,虽然具有发生的时间性及其文化属性,但本质上,它们首先是一种语言模式,仍可以按照各自体系的标准,达到各种体系的峰值水准。

幸运时时彩,没有必要为了强调一种当代艺术的先进性,把现代主义的作品或者使用传统语言模式的当下题材的作品称为当代艺术。以20世纪欧洲先锋派为主体的现当代艺术,代表一种主导性的艺术史观,但艺术史观及史学模式仍是多元主义的,三大艺术史模式仍有各自的不可替代的理论视角和现实意义。

西方艺术对人类艺术史的贡献,主要是以欧洲为主体的20世纪先锋派体系。总体上,这个体系只有两个阶段,即现代主义和当代艺术,语言上从形式主义到符号学的文本。后现代主义并非一个独立的阶段,严格的说,它是现代主义与当代艺术的过渡阶段,但未构成一个独立的艺术体系,它的方法属于达达,但作为广告、明星的形象一定程度又属于当代艺术的符号学特征,但波普艺术尚未进入作品的文本化。

虽然改革30年的艺术受到西方先锋派体系的深刻影响,但改革30年的艺术很难用当代艺术的严格定义覆盖各个方向、各个语言模式的作品。因此,改革30年艺术不是按照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西方先锋派的内在逻辑发展的,它主要是一种社会解放的艺术,甚至是尚未达到一种真正意义上以自我解放为中心的艺术。

(作者系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朱其:不存在一种中国式的当代艺术定义_艺术家

关键词: